西甲

洪荒长生问道 第九十九章 地皇婚女娃出生

2020-01-14 13:05: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洪荒长生问道 第九十九章 地皇婚女娃出生

自从粟稻麦在人族流传开来之后,大大的缓解了人族在粮食问题上的难题。各地人们依据不同地区的气候水土等特殊条件,种植属于自己的粮食作物。人族走上了一个无后顾之忧的大发展时期。

作为人族共主的神农氏也越来越开心。不光是人族事物上解决了粮食问题,在解决粮食问题的同时。我们的神农同志还顺便解决了自己的个人生活问题。

用长生子腹诽的话来説,这个货春天到了。

话还得从那一次神农氏登方丈岛説起。

自从神农氏第一次废那么大力气才来到方丈岛之后长生子给他特意炼制了一块回程玉符,直接传送到方丈岛。导致这个货有事没事的就来岛中溜达,搞得长生子是烦不胜烦。

“老师,老师,快来快来…”神农面红耳赤,气喘吁吁的刚一踏上方丈岛就大呼小叫。

琥珀琉璃在莲池上也不知道鼓捣啥呢,两人对视一眼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

“诶,那个货又来了。”

“嗯嗯,又来了。”

“每次来都不知道带diǎn东西,好吃的好玩的一diǎn不带,唉,下次教育教育他。”

“説的对,説的对。”

长生子满头黑线fc,..的听着两个小姑娘在那里密谋,心里默念:唉!神农你自求多福吧!

虽然这么説,还是抄起一个蒲团顺着窗子直接甩了出去,丫的太不消停了。没看到爷的小岛上连个鸟叫都没有,安静祥和,一diǎn不注意气氛。

缓缓的伸了个懒腰,长生子打着哈切从床上起来。一diǎn一diǎn的挪出了房间。

“春宵苦短日高起”

摸着自己的后脑勺,最近也没啥事,是越来越懒散了。唉!就是床上少了个人啊,是不是该去幽冥走一走了呢?

看着门外夏日的阳光,长生子眼前又浮现除了后土的一颦一笑在那里呆住了。没事就爱胡思乱想。

“老师?老师?”神农氏不断的用手在长生子眼前晃来晃去。脸越贴越近,仔细的观察着长生子到底是咋么个情况。

“嗯,嗯?嗯…???”

“啊…”

神农氏一声巨大的惨叫直接到飞了出去。

长生子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任谁在自己陷入沉思之后突然发现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大叔把嘴唇靠自己越来越近,恐怕第一反应都是踹他丫的。

很多个春秋悄然走过,如今的神农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肉嘟嘟的小孩子了,也已经不是十八九岁那个俊郎神异的少年了。人族事物的操劳,属于共主的皇者之气,让他的相貌中平添了几分霸气,加上那络腮胡子活脱脱一中年怪大叔。

再长生子第二次回过神来,神农氏已经带着一身湿漉漉的衣服,一脸的幽怨站在长生子对面了。

“呃……废话别多説了,你直接説,来干啥了!”长生子一脸嫌弃的看了看神农。这个货是当年我一手抱大的那个可爱的小胖子嘛?事实证明,这孩子还是得要小女孩。

“这个…老师。呃…那个…是吧!”一阵支支吾吾之后,神农满怀期待的看着长生子“老师,你懂了吗?”

长生子机械般的diǎn了diǎn头,然后突然暴起,直接拿着阴阳两仪拂尘重重的敲在了神农氏的头上。

“你啥也没説,我知道个屁啊…”

不知道是被打了两次还是这个货突然开窍了,这次但是直接痛痛快快的説了。

“老师,我要成亲了,”

简简单单的七个字,説的郑重其事。长生子一下子被惊住了。

“嗯?成亲?”

“对,我要成亲了!哈哈哈…呃…”

长生子又是啪的一下:“喊什么?要成亲了?那是哪家的姑娘啊?”

神农略带一diǎn的羞涩:“赤水氏的,叫听訞。”

长生子骤然在心底里想起了这位女性。在历史上,她也确确实实是神农氏的妻子。并位神农氏诞下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分别是炎居和女娃。

这两个孩子可能很多人不是很熟悉,但是女娃的另一个名字恐怕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那就是精卫,就是那个填海的精卫。

历史的惯性还真是大啊,果然除非废了巨大的力气和代价以外,根本无法改变一丝一毫。

“啊,很好很好。你领着为师去见见吧?”长生子也挺好奇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女人,能在这么短短的时间之内就彻底的俘获了神农氏的心灵。同时也想去看看这位在历史上,传造织麻为衣,撑开白天集市,为人族创造秤等的女性。

“嗯嗯,不日弟子大婚,还请老师做个主婚人可好?”

长生子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好,当然好。”看着神农终有成家的一天,长生子的心里边就像是看到了自己的孩子终于长大了一样。虽然在洪荒近乎所有的大能都没有成亲,可是长生子总还是认为,只有成亲之后才算是真正的成长了。所以他心中满是高兴欣慰。

转瞬之间,长生子和神农就到了人族祖地。

听訞已经在那里等着了。神农走上前,朝着听訞使了个眼色,然后笑呵呵的对着长生子介绍到:“老师,这就是听訞。”

同样的也对着听訞説到:“快,来给老师见礼。”

听訞上前,柔柔的喊了声老师。

长生子微微一笑,不得不説神农这小子还是挺有眼光的。眼前的这个女孩,容貌自是不必多説,长生子在她身上看到了娇柔和刚强两种互相冲突的性格。

这是个该柔的时候懂得柔,刚强硬的时候懂得强硬的女孩。真的很不错。

长生子上前扶了听訞一下,示意让他站起身。

“哈哈哈,不需多礼,不需多礼。咱这一门,不用太过拘束。”説着长生子从袖口之中掏出一尊瓷瓶,递给了听訞。

“第一次见面,为师也没什么可以送给你的。这是一粒驻颜丹,可保容颜不失,算是为师的小礼物了。另外这一道仙光打给你,算是承认了你方丈岛一脉的身份,日后难免要行走洪荒,诸般大能多多少少还是要给贫道些面子滴。”一道仙光从长生子手中打出,溶于听訞身上。

听訞高兴的看了一眼神农氏,然后对着长生子施了一礼:“谢谢老师。”

长生子笑了笑:“无妨,嘿嘿快给为师生个小孙女吧!”

此言一出神农氏和听訞都很羞涩,不过长生子也瞬间楞在当场。原来自己已经要有第三辈人了,自己也可以做爷爷辈的人物了。虽然三教之中三代四代弟子都有不少了,可是毕竟不是自己亲自出手教导的。感觉并不是很浓烈,可是真的有一天自己的第三辈人要出世猛然还是有一diǎn不适应的。就这么一瞬间,原来自己已经老了!

不过不管长生子如何无奈,神农氏和听訞的婚礼如期而至。

在一片喜庆祥和的氛围中,人族所有部落的部长和一些有身份有地位的族老都出席了这次婚礼。甚至连在首阳山上潜修的玄都都来了。

长生子站在新人前边,这次身着着一身淡蓝色绣红边的长袍,一身喜庆的意味明显。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因为神农氏的母亲和听訞的父母都已经过世了所以他们两个就对着长生子拜了一拜。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礼成”

无数法力所创造出来的花瓣从天空下降下。

长生子留在这里喝了两杯喜酒之后,就转身回返方丈岛了。

喜庆祥和美好的气氛,长生子由衷的为神农氏和听訞感到高兴和欢喜。看到神农的成长长生子也越发的欣慰,可是这种婚礼的气氛确确实实让他无时无刻不想起在幽冥的后土。他一diǎn都不否认自己想她了,可是事与愿违,时机不到啊。

时间悄悄的划过转眼之间三年流逝了。这三年之中,神农氏和听訞两个人已经诞有一个胖嘟嘟的小男孩,取东西叫做炎居。

这小子一出生就有烈炎降世,説不上赤地千里但是也是温度明显的增高了不少。所以取名字叫做炎居。这小子不是一般的淘气,长生子近来也久居方丈岛不出,所以和他也没有太多接触。

今天长生子又一次站在共主院子中,微微的笑着。如果所料不差,那今天听訞腹中出世的孩子就是女娃了。对于这个孩子长生子可不是等了一天两天了,没有啥其他的意图,只是想看看填海的精卫。看看那个山海经中记载的凄美的故事。

但是长生子眼睛一咪,女娃是我的徒孙,可爱的小女孩怎么能够应劫呢?我长生子可不舍得。

可是据推测女娃所带应该乃是神农氏尝百草的对应之劫。如果是那样的话,还免不了让我这小徒孙走上一遭,不过到时候应个景也就是了。孩子小就当是长辈们安排的一场小小的历练吧!

可是龙族要怎么办才好?按照长生子之前的安排,希望能在神农时期正式确立龙族在人族的气运图腾的地位,这样对于神农氏来説也是一场比较巨大的功德,甚至据估测应该不下于尝百草。但是………

“哇,哇,哇……”哭声震天,女娃出世了。

鹤岗市红十字医院预约挂号
闵行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淮安那个癫痫病医院好
安阳男科专科医院
陕西治疗早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