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神煌 第二六二章 河山十年(求推荐求月票)

2020-01-14 19:09: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煌 第二六二章 河山十年(求推荐求月票)

宗凌至今都无法置信眼前之事宗世重伤跪地,那执枪的地轮七脉玄武宗师,被一剑断头而灵武双修,俱已入第六阶玄武还阳境界的雪莫言,被宗守以势入意,以山河剑意斩杀,仅仅两剑就将之震成了血肉粉末!

眼前这专心致志,似乎极其辛苦吃力,却在一瞬之间,斩杀两大人世间顶级强者的十四岁少年,真是他们那位传言中,双脉之身的废人世子?

是否以势入剑,剑道通灵他不知道不过宗守方才御借空,那何止是夜游境而已?分明是第二元神!

宗凌一时只觉是脑筋都转不过来,要非是此刻在身后,还有两位还阳境灵师他是恨不得,立时一把抓住宗守,仔细的研究盘问一番

即位之初,就掌握王「」道武学≮未然他真是生了个好儿子

也对,父是虎父,儿又岂会是犬子?

彼此相较,那宗世简直就失心疯了,居然也敢与宗守争夺大位?一论血脉,论武道,论灵法,论手段,这宗世哪一样能胜过世子?

虎千秋却是猛地一刀,将失神之中的厉虎吉常迫开,哈哈大笑,再次声震长天:“我早就说过,你宗世与守儿相较不过是渣滓!真正的垃圾废物,该是你宗世才对!什么东临云陆,隐世宗门之外第一天才,倒真会鼓吹!论真本事,你能及得上世子一根脚趾头?我「,一个宗家前任族长的余孽,居然也敢翻天!要不是君上为放着雪氏,哪里还能有你们兴风做浪的机会?”

那带着滔天豪气的声音,就犹如是一根根钢针,刺入到了宗世的心底

只觉是灸心之痛,甚至双tuǐ俱断,那浑身上下的伤势都无法将之压过

而如宗钰合这一干天狐长老,早就没有了先前的得意,只有血sè尽褪之后的苍白一那可是雪莫言,雪氏在云界中最出众的后起之秀¢法修为已至还阳境凝聚八符而武道真气,也是玄武境界,融合八条地脉!

这样的强者,居然也抵挡不过宗守两剑!

以势入意剑道通灵王「」道武学这些他们都知道,此刻却感觉极其的陌生

其实只一个夜游境界,就炸的他们脑海之内是一片空白

凡乎可以预见,他们宗家嫡系子弟,被宗守强压着再凡十年亢法翻身的情形

宗未然强横了一世,也压了他们整整十年而这宗守‘四之龄就能神hún夜游,只会比他父亲,更妖孽,更变态也更强势!

可笑他们昨日,居然敢在这样的惊世人物面前,趾高气扬!

依旧是定定立在原地的灵法空却是chún角一丝血丝溢出,然后竟是状似疯癫的低声浅笑了起来xiōng内的情绪,这一刻是说不出的复杂

他自以为有识人之明,可是此刻眼前,那一跪一立的二人,却凡乎要刺瞎他的眼睛≡认是能够审时度势,可此刻却隐隐心知自己,方才可能是错过了最后一次,与世子和解之机

罪人营中服役二十载,目狼一族被打压,这结果已是注定

唯一庆幸的是灵玄,方才在天坛之上,死命搏战给他们族人,仍旧留下了几线复起之机◇庭柱大将邱为,本是死命向前,已快冲击到宗守附近

当闻得虎千秋笑声,也同样是一怔♂吐了一口气之后,神情也渐渐平静下来,不再焦急∧神恍惚,当真是没能想到,虎千秋的那些仿佛是失心疯的言语,居然是真的∫不仅仅只是剑道通灵,居然还能聚一国之势

又看了那宗世一眼,邱为眉头皱了皱,然后也是低声浅笑:“果然是渣滓!”先前拼了命的突击,生恐速度慢了,这时才知那担忧是多余

世子天纵之资,又岂是这个孽种,能够与之媲美?

他音量虽低,却离的极近,使宗世的身躯,再次徵颤,目中是怒意狂涌可当再望见眼前,那最后一丝自信自傲,也被彻底的粉碎!

宗守把幻心镜拿在手里,也没怎么去细看,就直接丢入到袖子里

然后是气喘吁吁的,把那狡,又再次扭转回来

催动这皇道之气,聚一国之势,不止是难控制而已,体力消耗也是不少

好在他现在,渐渐娴熟了一些,已经可以省些力气再望眼前,那凡位玄武师与还阳灵师,只怔了片刻就已纷纷清醒而后也是毫不犹豫就各展神通,纷纷逃离

现在都已顾不得刺杀,还是自己xìng命紧要

本来还觉得之前雪莫言的不战而逃,实在是莫名其妙,不以为然♀时却只有一个念头,只求是远远遁离

都是身经百战,明显看出宗守方才那凡剑,仍不娴熟.才让雪莫言挡了一剑.泣一国之势.如真是被他掌控裕如那么只第一剑,只怕就可将之斩杀

山河剑意结合帝王之势,简直就是天作之合,相得益彰狡威能,也被宗守推至到一个难以想象,也令此地所有人,连抗拒之念都无法升起的境地

心中都是在疯狂大骂,传言不可信那宗未然居然是这等的隐忍竟是宁肯自己儿子,背负十几年的废物之名!

凡位灵师是御剑而去而那些无法飞行的玄武师,则直接是跃下了这千丈之高的祭天台,试图从崖壁之上逃脱

虎千秋是哼一声,身形一闪,就是数十余丈口刀势一炸,就令一人吐血纷飞,去势稍阻

又挥刀再斩,连人带刀就仿佛是白虎降临,气势滔天,罡劲弥漫

“想走?哪有那么容易,犯我乾天山者,杀无赦!”

雪亮刀影,赫然幻化千重当虎千秋的身影,连人带刀,一掠数百丈那位七脉玄武宗时是被那无数刀影,割成了血肉碎片,纷洒而下

那宗岚,柴元,离洛与邱为凡人,亦是嘿然一笑

乾天山龙潭虎xué,这些人既然来了,那就别想回去!

纷纷是身影疾闪,竟只以四人之力,就逼得好几位玄武宗与还阳灵师,都纷纷汀了身影

而宗原更早有准备,紫雷枪!枪穿出雷翼乍现,投掷百丈之外,赫然将那正疯狂飞离的一位还阳灵师的xiōng膛,猛地洞穿!

紫雷一爆,就令此人血肉纷飞,一声哀嚎后,就再无法御器飞行,往山下坠落

宗守也不去理会,目中只看着两人借助四十八口飞叶剑,正往上空疾冲的雾叶再还有,便是那居然也凌空虚踏,奔向远处的厉虎吉常

其余的玄武宗师与灵师,在他眼中,只是杂鱼虎千秋他们,自可处置即便溜走了,也没什么关系

唯独这两人,他必yù留下不可!

看其去势,宗守不禁是唉声叹气,心中纠接暗骂♀凡人,一个个也未免太溜滑,太会审时度势了些

不借助这乾天山城之势,只凭自己本事,他是奈何不得这凡人

可这王「」道武学,真的是很累人,不是一般的累!而且即便全力而为,他似乎只能留下二人中的一个

脑内纷闪,宗守开始飞速回忆着那些后世看过的皇武秘籍,看看能否有帮助

以前总觉得这王「」道武学,有些狗屁不通,难悟真髓♀时有了切身休念,却是有了点豁然贯通之感

不过此时此刻,帮助不大,还需另寻办法

忽然一段心诀文字,流入他脑海之内≮守神情,也是一怔一一这是他在后世,早年刚开始习武时,看到的凡招残式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在那图书馆看的第一本武道秘法,就是那凡张残纸因纸质特异,拳法心诀也极新奇,所以后来武道有了些进展,便稍稍留心研究过

发觉又是搞不懂王「」道秘武,且是拳法之后,就将之抛开

此时此刻,却忽然有种无比熟悉的感觉

对了,是无定灵皇决!这凡招拳术,与无定灵皇决的后半部分,似乎正是一脉相承

目中顿时奇光闪烁,以他的剑逍境界,勉勉强强的,可以化拳为剑

紧接着又是一阵犹豫,毕竟是残式,要是失败了怎办?

见那二人是越去越远≮守眼睛账眨,决定试试再说

反正再不出手,就两人估计就要溜走了

鼓dàng真气,灌入那九磷剑中≮守意念,也头一次尝试着与那剑内的皇道之气结合

然后口中,是一声低吟

“万里河山十年定一”

那清冽之声,响彻祭天坛时≮守的身影,也凌空而舞

大袖飘飘,剑影闪动

就仿佛绝世而孤立的谪仙,在这悬空高台之上,做着剑,舞

不过在此刻众人眼中,却又是一种极其别扭的感觉≮守的身形,轻盈飘忽

可那狡,却真是霸道之至一瞬之间,竟有种充塞天地之感!

而当宗守,口中那个‘定,字吐出之时♀方圆数百丈内,整个天地,也真的仿佛是被彻底定住

虚空之中,竟有些图案,在众人眼中渐渐现出⌒细辨认,竟仿佛是乾天山周围,万里山河之图

高壮雄峨的乾天山亦在其内,诺大的山城,缩小了近百倍,现于众人眼中,却依旧是雄伟壮丽

又仿佛有数千万乾天子民的意念,被纷纷聚引至此,充斥于这一隅之地(未完待续)!

北京军海医院看病怎么样
六一儿童医院口碑怎样
保定著名妇科医院
莱芜有治牛皮癣医院没
福建能治牛皮癣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