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炮灰当自强 第六六一章 逃离1

2020-01-13 15:24: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炮灰当自强 第六六一章 逃离1

好在博士也没揪着不放,两个人搭档这么久,玩笑开到什么程度早就默契了。

“恭祝宿主早日顺利完成任务回来呦~”

随着博士的祝福,顾晓晓的意识有瞬间恍惚,等到她清醒之时。却发现自己处境非常不妙。

一种毛骨悚然的直觉,让顾晓晓来不及多想就睁开了眼睛,她此刻正在一个破旧的柴房里,黄土垒成的墙上到处都是洞,屋顶上铺的茅草半悬在那里。

房门被紧闭着,窗户也用木板钉着,屋里光线很暗,蛐蛐儿一声声的叫着,老鼠在角落堆放的柴火垛上吱吱的乱窜。

这里很破,很脏,气味很难闻,顾晓晓咳嗽了两声后,听到外面鸡鸣狗叫连成了一片,中间还掺杂着鸟叫声。

她被双手反绑着捆在柱子上,麻绳一圈一圈的缠的很结实,顾晓晓低头看手腕上的皮都磨破了,稍微动一下钻心的疼着,身上其它地方也在疼着。

这场景让顾晓晓想起了当初穿到民国成为童养媳时候,但那时她好歹没被绑着。如今究竟是什么情况。

她身上穿的衣服,更像是现代的。

为了弄清楚状况,顾晓晓暂时摒除了种种担忧,开始接收起了原主记忆和剧情。

当接收完之后,顾晓晓发现她的直觉没错,她这次的处境和民国那次的确有相似之处,不过任务委托者的命运更加凄惨。

这是一个类似于地球的平行世界,科技程度和顾晓晓印象中零几年差不多,但是地名还有国家名有差别,还有历史上一些朝代走向跟她记忆中不一样。

她现在的身份叫刘春花,今年才二十多岁,但命运十分坎坷凄惨,吃过不少苦。

这里是一个叫做石头村的地方,所在县城大部分都是山区,还有许多地方是没开发过的原始森林。刘春花是被拐到这里来的,她家在一个叫平安县大刘村儿的地方,也是一个贫穷落后重男轻女的地方。

由于人贩子太狡猾,折腾的地方太多,顾晓晓从刘春花的记忆中,没有找出她家和石头村之间的距离。

不过

,顾晓晓也没打算回平安去,因为刘春花就是从家里跑出来,扒车逃票上火车,下车后被人贩子用进厂打工的名义骗走的。

刘春花才初中学历,但在平安这已经是很高的学历了,她特别喜欢读书,成绩也不错,但家人不让她读书,让她早早的到县城里跟人做学徒打工,每个月赚的钱老板直接给她的爸妈。

在平安,这是很常见大事儿,女儿是泼出去的水是赔钱货,生个女儿能认两个字儿就行了。要不是出去打工,人家不要不识字儿的,还有管得厉害,恐怕愿意让女孩儿上学的人会更少。

刘春花一直在县城里干活,她想到外面打工赚钱去,听出去的小姐妹说外面赚的钱更多。但是刘母怕她出去心野了收不回来,就一直掬着她。

出去打工的丫头们的确赚钱多,但有些出去的在外面找个混小子跟着跑了,家里平白少了一大笔彩礼,那就亏大了。

刘母正有这个打算,所以怎么也不愿让刘春花出去,还收了她的身份证,这一切都是为了刘春花的大哥刘耀祖。

刘母头一个就生了老刘家的孙子,年轻时可算在妯娌里风光了一把,读过书的老爷子特地翻字典给娃儿起名叫刘耀祖。

由于是长孙,刘母隔了几年生出来的又是个赔钱货,所以刘耀祖是被宠着长大的。家里虽然穷,但要是在有鸡蛋有肉吃时,刘耀祖不吃够,别人是碰都不能碰的,刘春花很少能尝到鸡蛋的味儿。

刘母嫌老二是个丫头,想再生一个计划生育又管得严,怕被罚钱只好搁了这个念头。不过也因此更宠儿子了。

两个孩子,一个是当大爷宠着捧大,一个是当奴才打骂着养大,刘春花后脑勺有个疤,那是刘耀祖小时候顽皮拿石头扔的,砸的刘春花头破血流差点没了命,家里也没舍得动刘耀祖一根手指头。

刘耀祖被宠的的游手好闲,书不好好念小学都没读完,就开始跟着村里的辍学的年轻人开始混,混着混着偷鸡摸狗、敲寡妇门儿什么的,都无师自通学会了,还因为盗窃被关到局子里过,放出来还是老样子。

平安村儿不大,刘耀祖游手好闲不学会,二十多岁的人了没个正干,自然没哪家愿意将女儿嫁给他。刘母本来想着,丫头在外面赚几年钱,再加上嫁丫头时收的彩礼钱,能将家里房子修了再给儿子娶个媳妇儿。

没想到,十里八乡的只要听到刘耀祖这个名字,每一个愿意把女儿嫁过来的。

眼看着刘耀祖都二十六七了,乡下人结婚早,十七八的娃儿都有了的也不少见,三十多岁就是人眼中老光混,一辈子也就一个人了,刘母急的嘴上燎泡。

她东奔西走,总算为儿子找了门亲事,对方也是一儿一女。儿子是小儿麻痹残疾而且脑袋不太聪明,二十八九岁没媳妇儿,女儿粗手粗脚的二十四五,因为哥哥没媳妇儿也在家里停着。

两个愁媳妇儿的人碰到一起,一拍即合,当即决定两家换亲,还能各自省一笔彩礼钱。

能娶个媳妇儿,刘耀祖心里当然是愿意的,但刘春花知道后就不乐意的。她哭着求爹求娘,说她哥有手有脚,为什么不能好好干活儿娶个媳妇儿,非要她和一个傻子换亲。

刘母和刘父都是个狠心的,为了给儿子娶上媳妇儿,哪里管女儿的意思。他们怕女儿不愿意跑了,两人连同儿子一起,把刘春花绑回了家,将她关在屋里,另一头张罗起了换亲的事儿。

两家都怕夜长梦多,亲事定的很急,刘春花天天在屋里抹泪,不吃不喝,家人却是铁了心,见到犯倔,也不劝她,直接拿皮带抽,抽到她吃饭为止。

刘春花是被打骂着长大的,但也抵不住死里打啊,被打的遍体鳞伤,绝食的事儿也不了了之了。

转眼到了结婚的时候,刘春花被带到了镇子上,塞上了借来的汽车,接着又转牛车,被一路拉到了她要嫁的孙家。

刘春花叫的人叫孙宏,性格孤僻一条腿长一条腿短,嘴巴鼻子歪着,偶尔还流口水,脑袋事儿清醒时而糊涂。

清醒时缠着刘春花叫媳妇儿,糊涂着抓起什么都往刘春花身上打,曾经用火钳子把她打的浑身都是血道子,还有一次拿起剪刀就往刘春花脸上戳,差点戳进她的眼睛里,她紧躲慢躲脸上还是被戳了个口子,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疤。

刘春花长的本来就不太好看,有了这道疤后就更不好看了。孙家人天天催着刘春花生孩子,但他们不知道孙宏其实根本不中用。

但孙宏闹到又不清楚,所以越是不中用,打媳妇儿就打的越厉害。

刘春花在孙家又要干活,还要挨打,还得忍受公公婆婆的责骂,觉得迟早有一天要被丈夫发起疯来打死。

她找人托信儿给娘家,求他们带她走,娘家那头反而将她的话告诉了孙家,让他们看好自己的儿媳妇,别让她跑了。刘春花的日子也就更难过了,除了丈夫打她,连公公婆婆不顺心时也会打她。

刘春花日渐消瘦,脸上又有道疤愈发沉默寡言,孙家觉得把她打服了,她认命了,这才不再看的那么紧。

结婚也就一年的功夫,刘春花变得又黑又瘦两眼无神,但她心中一直没放弃逃跑的心思。

终于,在农忙的时候,孙家要到县城里置办东西,又走不开人,就让孙宏带着刘春花到县城里买东西。

刘春花正是趁着这个机会,拼了命的跑出了那个叫平安县的地方。

谁知刘春花命运坎坷,才出虎穴又进狼窝,被人贩子拐卖,由于她又黑又瘦所有不好脱手,辗转了两三个月后,被卖到了石头村。

这次买了刘春花的人家特别穷,穷到买媳妇儿的钱都是到处借的,这家姓王一共四口人,一对儿老夫妻还有一个哑巴儿子,和一聋哑孙子。

对方买刘春花回来是个聋哑孙子当媳妇儿传宗接代的,听村里人说老夫妻其实是表兄妹,以前曾生过好几个孩子,都有些先天不足,有的一出生就没胳膊,还有的身体弱没活过三岁。

他们的哑巴儿子是唯一养成人的,以前荒年时节,夫妻俩在外面捡过一个女疯子,回来给儿子当媳妇儿,后来疯子生了孩子后,疯疯癫癫的出去摔下山崖死了。

老两口很宝贝这个孙子,谁知养的孙子不仅是个聋哑人脾气还特别暴躁,经常跟人打架起冲突。

要不是老两口在村里是有名的老好人,孙子又没闹出大事儿来,他们一家子早就成了臭头。

刘春花被人卖到了更穷的地方,遇到了脾气更暴躁打人更厉害的男人,自然不认命。

在经历了各种折腾后,刘春花发现村子里还有很多跟她一样被拐卖的媳妇儿,于是在王家人对她放松警惕时,想办法和那些同样被拐的媳妇儿们商量着逃跑。

但在深山里,本地人一不小心还会迷路,她们这些被骗进来的,想要走出去就更难了。

一群苦命人想了各种法子,但发现想要逃出去难如登天,而且有的人来这里没两个月怀孕了,家里看的更紧了,逃跑更成了奢望。

刘春花在被拐卖到石头村一年的时候,也怀上了,逃跑的路子只能断掉了,王家人几乎是寸步不离的看着她,生怕她弄掉肚子的孩子――这在以前是发生过很多次的,有的女人烈性跑不了,也不愿生孩子。

对于一心想逃跑的刘春花来说,当然不想生这个孩子,但在王家人的看守下,肚子还是一天天大了。在怀孕五六月份儿的时候,王家不知从哪儿打听到镇上有个能看生男生女,还能让女孩儿变成男孩的赤脚大夫,就带着刘春花去看了。

刘春花十分抵触去看赤脚大步,虽然不愿生这个孩子,到底在她怀里待了五六个月。她一方面觉得能改变胎儿性别的药有问题,另一方面也怕对方要是真能看男女,她怀了女娃再被逼着打掉。

石头村重男轻女的程度比大刘村还要厉害,在二十多年前,计划生育最严的时候,这里为了生个男婴,女婴刚落地就会被溺死或者扔到野地里去。

这几年虽然好了点儿,条件可以的生了女儿也会养着,但王家穷的厉害,绝不会养他们眼里的赔钱货的。

很不幸,刘春花怀的还真是女婴,当然这是大夫说的,他还开了几包药信誓旦旦的说只要喝了立马生男孩。

刘春花不愿吃药,王家人就抓着她将她一个孕妇捆起来,硬生生给她灌了进去。

谁知这药刚进肚子没多久,刘春花就闹起了肚子疼,肚子里像被刀子绞一样,下身也流起了血,眼看着孩子就保不住了。

不仅孩子保不住,刘春花也有些不好了,王家这才慌着又将她送到了镇上的诊所里,医生看了之后说要送到医院去,还提醒他们要多准备钱。

王家算了钱后,发现给她治个病的钱已经能买个新媳妇儿,人就算治好了也不一定能再生了。

一家子商量之后,干脆将人从诊所带走,又拉回了家里,连口热饭热水都不上心给刘春花弄,竟硬生生的被她熬死了。

在接收完剧情之后,顾晓晓打了寒颤,几乎能感觉到原主临死前的怨念。

她的命实在太苦了,死的也太不值得了,刘春花到底都想不明白,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从小到大,每一个人真心疼她,连父母都把她当做赚钱换亲的工具。

刘春花最不甘心的,还是永远跑不出去的大山,她想要逃出去,要要那些虐待她拐卖她的人,得到报应。

顾晓晓长长叹了口气,开始处理起刘春花最近几天的记忆。

原主被卖到这里还不到三天,由于她性子倔,刚来就向村民求救想逃跑,所以被打了两顿绑到了柴房里,每天只给她喝水不让她吃饭。(未完待续。)

汕头医疗美容医院地点
合肥长淮中医医院在哪里
吉林最好的牛皮癣
江苏哪个医院去治白癜风
黑龙江治疗龟头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