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武道玄皇 第四百九十七章 咫尺城门难畅行

2020-01-13 17:56: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武道玄皇 第四百九十七章 咫尺城门难畅行

露琼看着凌寒与白朗两骑远去,浑身便如脱力一般,瘫软成一团,那柄短刀也跌落到了地上。

沈潮急忙扶住露琼,关切的道:“琼儿,你没事!”

露琼忽然用力,推开了沈潮,撕心裂肺的道:“不要碰我!”

沈潮一愣,心中竟像是被重锤敲打一样,沈潮皱了下眉头,低声道:“凌寒这逆徒……”

露琼听到沈潮又提起凌寒,立刻警觉的道:“爹,你答应我了,不再为难寒哥!”

沈潮笑道:“是啊,爹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办到!”説罢,慈爱的揽住了露琼的肩膀。

露琼开始有些抵触,但一想,若是自己言语不当,父亲再反悔,那就是自己害了凌寒,于是,露琼只是迟疑了一下,便顺势伏在了沈潮的怀里,就像许多年前那样。

沈潮面露微笑,也许一个父亲只有在面对女儿的时候,能绽放如此明媚的笑容,就像他不是风铃岛上呼风唤雨的人物,也不是风铃岛各个城池背后的真正主人,更不是举手灭九龙寨,提足扫鹿灵岛的一代枭雄。

沈潮心中却是在想:凌寒此时←dǐng←diǎn←小←説,已是废人一个,不管生死,已无大碍,即便是自己不动手,只要凌寒在这风铃岛上,自然有人会收拾他,根本用不上自己动手。沈潮在乎的却是露琼,只要露琼回到自己的身边就好。

凌寒催马狂奔,一路前行,只见天宝的脸色越来越是苍白,凌寒顿觉心急如焚,于是快马加鞭,只想寻到车神医,救得天宝的性命。

而凌寒坐下的“黑龙”,似乎也感觉到了主人命在旦夕,也是纵开四蹄,扬起了一阵烟尘。

白朗跟在后面,虽然也连连催马,但与凌寒的距离,却是越来越远。

“吁!”凌寒见那风铃城的城门在望,便急忙下马,牵着马便要进城,只是忽然发现,在那城门口围了一群人,朝着城门处指指diǎndiǎn,议论纷纷。

“没想到,他竟然是这样的人,真是罪孽啊!”

“是啊,都説他是沈庄的第一高足,竟然做出这样的事,简直是禽兽不如!”

“听説他被鹿灵岛的一个妖女迷惑,定是那妖女害的!”

“嘘……你们都小diǎn声,万一让那恶人听到,小心你的小命!”

“嗯嗯,还是少説两句!”

凌寒在人群后面朝着前面张望,只见墙上贴着三副告示,告示上面有三个头像,并写着“杀人凶犯”。凌寒隐隐觉得有些怪异,只是那告示距离的太远,看不清下面都写着什么,便朝前挤了挤。

一个年轻男子回头皱着眉道:“挤什么挤,再挤我打爆你的头!”

凌寒忙道歉道:“这位小哥,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不知前面的告示写的什么?”

那年轻男子上下打量了凌寒一遍,见凌寒彬彬有礼,便道:“那前面的告示写的是:沈庄逆徒凌寒,杀害了沈庄大长老,庄丁庞湖,并且奸,淫妇女,罪恶滔天,现在从沈庄逃脱,命令各个关隘,凡是捉拿到凌寒者,不论死活,赏金千两!若是拿到从犯,叫什么天宝,白朗的,赏金五百两!”

凌寒听了,怒目圆瞪,低声道:“污蔑,简直是污蔑!”

那年轻男子一听,看了凌寒一眼,问道:“这位兄弟,莫非你认得这凌寒?”

凌寒一听,又看那年轻男子正在打量着自己,顿时知道自己失态,忙道:“这位大哥説笑了,人家是沈庄第一高足,我怎么能够认得!”

那年轻男子看凌寒一身尘灰,灰头土脸,便轻蔑的笑了一声道:“我看也是,你就是给那凌寒提鞋,人家都不一定愿意呢!”

凌寒喏喏称是,便转身朝着那城门望去,只见那城门的守卫忽然多出了一倍,并且每一个来往的行人,都要经过严格的审查。

凌寒低头沉思,不知此时如何进城。若是之前,凌寒即便是徒手,都可以翻越这风铃城,只是此时,即便是面对着大门,凌寒却不敢妄动一步。

“让一让,让一让!”一个胖墩墩的守城军官挤到了众人跟前,又贴出了一张告示,随后清了清嗓子,大声道:“父老乡亲们,大家静一静,现在发布一道最新道告示!”

凌寒一听,急忙朝着那守城军官望去。

“这最新告示的内容是:沈庄逆徒凌寒,与天宝白朗,已经逃出沈庄,并且已经到了风铃城!所以,凡是捉拿到凌寒者,不论死活,赏金三千两!若是拿到从犯天宝,白朗的,赏金一千两!若是提供有利线索者,赏金五十两!如有包庇恶贼凌寒,知情不报者,视为从犯!”那胖墩墩的军官倒是负责,将一段告示读的抑扬顿挫,底下众人听了也是心痒难搔。

众人谁不想捉个逃犯,领个花红,只是他们都听过凌寒的大名,怕是没有等自己动手,便被那凌寒先下手,所以,这些人只是看热闹的居多。

虽然这告示上写的是凌寒如何如何穷凶极恶,但在众人心中,凌寒的光辉形象早就先入为主,反而都有些同情凌寒。

凌寒听到那胖守卫读完告示,浑身便如遁入了冰窖一般,从上到下,从头到脚,都是凉的。

“哎?你还没走啊!这大热天的,你怎么在发抖啊?”那个年轻男子看到凌寒,便好心的问道。

凌寒看了看门口四处巡查的守卫,又看了看人群后面,焦急等待的白朗,心中却如揣了二十五只兔子——百爪挠心。

凌寒眼睛忽然一亮道:“兄弟,我便是凌寒,你抓住我去领赏!”

那年轻男子听罢,竟是吓得一愣,手中拿的折扇竟吓的掉落在地。

“兄弟不用惊慌,我不会伤害你的!”凌寒宽慰道。

那年轻男子惊魂稍定,一看凌寒的面容,又看了一眼那告示,果然觉得有些相像,便轻声问道:“你果然是凌寒?”

“在下就是凌寒,兄台只要将我交给那守卫,就能获得黄金三千两!”凌寒道,从小到大,凌寒第一次知道,自己竟然值这么多的钱。

那年轻男子又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凌寒,忽然笑着小声道:“你説你是凌寒,我看却是不像,不过在下劝你还是不要进城了!”

“你为什么不绑了我,交给守卫,就能得到赏钱了!”凌寒不解的看着那年轻男子。

那年轻男子低声道道:“凌寒是大英雄,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而且凌寒也不会白白的去送死!”

凌寒听了,若有所思的diǎn了diǎn头,一拱手道:“凌寒多谢兄台!”説罢,凌寒便匆匆的走向了白朗。

“怎么……样?”白朗问道。方才白郎给天宝喂了两口水,但天宝都吐了出去,并且还有鲜血随之流出。

凌寒道:“现在城中,却是不容易混进城中,并且我们三人的头像都贴在城门口,若是同时进去,定会被发现!”

凌寒又探查了一下天宝,只见天宝依旧是昏迷不醒,便一把抱住了天宝,就要朝着城门走去。

只是刚走了两步,就被白朗拉住,道:“不可!”

凌寒见天宝的情况危急,只想寻到车马神医,给天宝医病,自己的死活,早就置之脑后。

凌寒见白朗一脸的忧色,又叹了口气。凌寒心道:若是不进城,天宝定是凶多吉少,若是进城,只能牺牲自己,但与其让天宝在这里等死,凌寒愿意舍命一搏。便道:“白朗,你走,躲得越远越好!”

白朗出凌寒的意思便是想让自己先离开,小脸一绷道:“不!”

凌寒见説服不了白朗,便道:“白朗,我们必须进城了,不然的话,就来不及救天宝了!”

白朗听罢,依旧摇了摇头道:“凶险!”

凌寒还要继续给白朗説缘由,就听身后传来了一声高呼“合吾!”

凌寒忙去看,只见竟是有许多镖师,正在押镖前行,那镖车是由牛车组成,足有十余辆之多,而镖旗上,赫然写着“镇远镖局”四个金字。

凌寒心道:真是有缘,竟然会遇到镇远镖局,当初曾经在路上见过那“镇远镖局”的总镖头甄镇远,不知那甄总镖头今日是否一同出来。。

凌寒又仔细的看了一眼,果然见到那甄镇远,须发皆白,骑着高头大马,跟在后面。

凌寒忽然灵机一动,想到:不如借助这镖局的车队,混进城,只是不知,那甄镇远会不会答应,但凌寒别无他途,只能上前一试。

凌寒想罢,跟白朗道:“白朗,你在这里看住天宝,我去去就回!”

白朗听罢,小心的diǎn了diǎn头。

凌寒又看了一眼天宝,便直冲向那押送货物的队伍之中。

“合吾!来者何人?”一个趟子手见凌寒闯了过来,急忙问道。

“合吾,在下凌寒,前来拜见甄掌门。”凌寒一拱手道。

那趟子手一听是凌寒的名号,急忙告知了那甄掌门。

“凌兄弟,老夫不知凌兄弟在此,有何吩咐?”那甄镇远远远的见道凌寒,就开始眉开眼笑的问道。

凌寒害怕这甄镇远有什么阴谋,冷冷的问道:“甄掌门,你可知我现在是个逃犯,知情不报,可是包庇罪啊!”

红星医院预约挂号
济南市长清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贵州治儿童癫痫的医院
肇庆治疗阳痿费用
潍坊妇科治疗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