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金太阳示范工程将扩容建议度电补贴0304

2019-10-09 13:02: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金太阳示范工程”将扩容 建议度电补贴0.30.4

近期,从《太阳能发电发展“十二五”规划》最终出台,到《关于申报分布式光伏发电规模化应用示范区的通知》下发,再到国家电《关于做好分布式发电并服务工作的意见(暂行)》的发布,一系列政策利好让正处寒冬的国内光伏产业界应接不暇,而政策的最终指向只有一个,那就是尽快启动国内发电市场。

随着这一波政策利好而来的还有“金太阳示范工程”新动向。日前,财政部、科技部、住建部和国家能源局联合在常州召开“金太阳示范工程座谈会”,大力推进光伏产品的国内应用。会议结束不久,江苏省财政厅就发文要求,省内有关企业10月26日前上交2012年度第二批金太阳示范工程的申报材料,这意味着全国范围内的第二批金太阳示范工程即将启动,仍将扩容。

虽然,该工程接下来仍会扩容,但很多开发商目前正苦于“找屋顶”,热中有忧。此外,之前盛传的所谓“度电补贴”也由于种种原因迟迟难落地,0.3元/千瓦时、0.4元/千瓦时、0.5元/千瓦时、0.6元/千瓦时,各种版本不胫而走,而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司也未给出明确答案。“金太阳示范工程”的扩容之路仍将面临诸多羁绊,其实际作用仍需观察。

“找屋顶”和“晒太阳”

“金太阳示范工程”实施三年来,曾一度受到热捧,成为各方竞相争抢的“香饽饽”。早前根据政策规定,每个省的申报不得超过20兆瓦,但有的一个省的申报就超过100兆瓦。但回顾这三年来的历程,业内人士对该项示范工程的态度似乎较一致:肯定有积极作用,但实际建设情况没达到预期效果。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孟宪淦较早前向本报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底,列入“金太阳”和“金屋顶”示范工程补贴名单的总装机量为1470兆瓦,实际完成608兆瓦,只有40%多一点。

而进入今年,情况似乎也并不乐观。据晶澳太阳能控股有限公司王润川介绍,9月之前开工的“金太阳示范工程”项目不及总项目量的40%。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这种窘况?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极为复杂。中电电气太阳能研究院国内投资总监陈良惠向本报表示,建设成本居高和投资回收期长是其中的重要原因。此外,由于一些单位对光伏发电这种新能源供给形式缺乏认知,对其接受度并不高,想找到一个能达成长期供电协议的合作单位极为困难。

陈良慧向本报举例称,之前中电电气也曾物色到了一家合作单位,该单位拥有几十万平米的屋顶,完全有足够的空间建设屋顶电站,并且该单位用电量极为可观,但相关负责人还是担心建设光伏发电装置会增加屋顶承重,进而对建筑物安全等造成不利影响,并进一步增加投入,而要收回这些投资往往又需十几年的时间。

于是,“找屋顶”并“搞定屋顶产权所有者”成为开发商申请和建设落实“金太阳示范工程”的重要工作之一,但这显然并不简单。

对此,英利能源(北京)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许洪建似乎深有体会:“导致项目不能如期开工和正常运行的原因很多,有些是因为前期考察不细致,比如一个投资人跟一个工厂洽谈,准备在工厂屋顶建电站,许诺了度电价格为5毛钱,工厂也含糊答应了,但之后,工厂一算细账觉得不合算,就没跟投资人达成最终协议。还有一些工厂也许几年之内就倒闭了,工厂厂房要么易主要么拆掉,项目能否继续运行都存在很多变数。”

除了居高的建设成本和较长的投资回收周期,并难似乎更成为一些项目建成后的难言之隐。北京鉴衡认证中心是国家指定的“金太阳示范工程”项目检测认证第三方机构,该中心光伏认证部项目经理林阳向本报表示,该机构检测认证的100多个示范项目中,有20%左右处于“晒太阳”状态。他认为,并难是“金太阳示范工程”面临的最大问题。而许洪建的估计则更令人吃惊:“绝大部分项目都是自己先干起来,在干的过程中等待电核准,程序极为复杂。”

面对并难,中国电科院新能源研究所分布式新能源发电技术研究室副主任何国庆认为,主因在于财政部等部门在启动“金太阳示范工程”之初,并未跟电进行有效沟通。

不过,随着国家电《关于做好分布式发电并服务工作的意见(暂行)》的发布,“晒太阳”的困局可能会很快破题。但陈良慧向本报表示:“并不乐观。”个中原因也很多。一方面,国家电曾提出“强干弱枝”,而“金太阳示范工程”属于用户侧并,即并入作为“枝节”的低压配电,这与前述理念存在矛盾;另一方面,光伏发电作为一种新能源形式,涉及点多面广,管理难度较大。因此,省级电公司及其更高一级的电部门能否将接入电力系统核准权力下放到地市一级电公司还存在诸多疑问。

在林阳看来,正是因为并难使得示范工程项目不能有效运行,无法通过发电将前期投资收回。

事后度电补贴?

那么,既然申报“金太阳示范工程”的经济效益并不十分明显,且投资回收周期较长,为什么有些单位仍然趋之若鹜呢?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个别单位有恶意“骗补”之嫌。但王润川介绍说:“骗补现象存在于个别规模较小的业主单位,这种现象并不普遍,且一些大的光伏企业为了消耗自身光伏产能,大都积极申报金太阳,考虑比较长远,一般不会做这种一锤子买卖。”

面对“金太阳示范工程”实施过程中出现的各种问题,国家主管部门不断收紧相关政策,并且每年投入百万元组织专人到各地巡检。王润川称,正是政策趋紧使得“骗补”等现象减少。

而近段时间,业内也在盛传考虑各种弊端,有关部门正在研究将目前的事前装机补贴改为“事后度电补贴”,中科院电工所研究员许洪华向本报证实了这一消息,并表示有关部门正在研究具体方案。

而目前,业内议论最多的便是度电补贴价格,目前坊间传言的版本很多,有每度电补贴0.4至0.6元一说,不过,前述业内人士表示,在常州召开的“金太阳示范工程座谈会”上,代表们初步建议每度电补贴0..4元。

对此,许洪华表示,上述版本只是个别人的建议罢了,最终拍板的还是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司。 目前,所谓2012年第二批金太阳示范工程项目将仍按照原来既定方案执行。至于“度电补贴”何时落地,要视各个部门博弈的情况而定。

针对补贴方式的转变,业内似乎莫衷一是。一些人士向本报表示,“度电补贴”是把双刃剑。一方面,确实会在一定程度上遏制“骗补”等行为;另一方面,又会打击一部分真心想从事示范工程项目建设的单位的积极性,因为这意味着业主单位必须自己先垫付前期全部投资资金,压力太大。

而在孟宪淦看来,“度电补贴”也只是个过渡性选择,最终政策走向是上电价。而“度电补贴”数值的确定也要综合考虑各地的太阳能光照资源及电力供需情况。

尽管面临重重障碍,受访业内人士还是对“金太阳示范工程”持肯定的态度,认为其在今后一两年内仍有继续实施的必要,目前的一次性事前装机补贴也并非一无是处,其减少了投资方资金流占用,意义不言而喻。

关键词:

太阳能发电

,光伏

淮北治疗阳痿方法
盘锦整形美容费用
玉林治疗妇科医院
淮北治疗阳痿费用
盘锦整形美容手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