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风魔 第三百四十六章:敢动我的女人,死!(一)

2020-01-13 18:54: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魔 第三百四十六章:敢动我的女人,死!(一)

ps:今天五千字先送到,照例要一下票票!

“神级高手当盗贼?尤其还是团伙作案!”这话搁在什么时候说,都跟天方夜谭似地,这里面如果没有什么大势力介入,那是不可能的,但是这会是谁呢?

萧寒的敌人不少,要说在大陆北方的,伽罗想了想,也只有曾今提到过的兽人联盟!

兽人联盟应该叫半兽人联盟,因为联盟中多数是半兽人,半兽人其实是一群奇特的族群,他们的外表与人类基本相同,但是骨子里留着兽血因子,因此他们比普通人类可能有着一些奇特的技能,半兽人的能力是觉醒还是沉睡就要看兽血因子的浓度和后天的努力激发了。

人类歧视半兽人,但是兽人却不歧视,兽人其实就是人类与魔兽结合的产物,那兽人与人类再一次结合,诞生了半兽人,半兽人与兽人或者人类结合,这样都统称为半兽人。

半兽人一旦被发现,那是直接要被抓起来,被贬斥为奴隶的,每年在人类与兽人部落的边境都会有大量的半兽人出生,多数是兽人强暴人类女子所生。

兽人对半兽人是善待的,起码他们还知道那是自己的血亲,但是人类认为半兽人是罪恶的产物,所以半兽人一直是被人类歧视的,将他们视为怪物!

兽人联盟的实力很强大,只不过半兽人强者是在是太少,加上人类的不认同,所以只能隐匿于暗中。

半兽人是有神级高手的,而且一些还有兽人的传承技能,实力要比一般的人类神级高手还要强,所以一直以来,都成为人类各大组织十分的忌讳和头疼。

当然也不一定就是兽人联盟,要知道大陆西北部曾经是黑暗圣殿的地盘,三十年黑暗圣殿无缘无故的消失之后,势力发生真空。才让光明圣教等大势力乘虚而入的,现在圣殿回归了,难道不想着夺回属于他们的地盘吗?

伽罗想到的也只有这两大势力了,至于到底是哪一个。还得调查以后才知道。

而且这也不是他现在要关心的问题,他要做的是将宁馨儿一行人的发生的事情已经现在的处境情况都带回去,然后交给大哥萧寒处置。

令伽罗吃惊的是,龙十三失踪和清叔邓肯受伤,龙十三的实力他可是清楚的。这头母黄金暴龙要是发作起来,那可是山崩地裂的,更别说他身边还跟着一个亡灵骑士,能将她引走的人修为一定高深莫测,这件事很严重了,得马上回去向萧寒禀告此事!

宁馨儿与龙十三签订的是平等契约,也就是说龙十三如果不想让宁馨儿感应到她,那宁馨儿就不知道她的方位,即使发出了心灵询问,龙十三接受了。没有回应也是白搭。

只有一点可以肯定,龙十三还没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断了灵讯!

“嫂子,我是跟那只色鸟卡拉一起来的,他现在就总督府的上空,我现在就回去,我把他留下,如果遇到什么紧急情况,只管对空中发射求援信号,他会来接你们离开的!”伽罗听完宁馨儿的叙说。然后一字不落的记在心里后,传讯道。

“你们什么时候能来?”

“大哥明天要在皇城停留一天,估计明晚就会赶过来的。”伽罗传讯道。

“好,那我跟冰云就再坚持一天!”宁馨儿说道。

伽罗没有把他在酒馆里听到的谣言告诉宁馨儿。因为若是告诉了她,这会让她们处于一种危险的境地,不管这个寒儒总督背后是什么人,总之这个人居然打大嫂的主意,大哥一定不会让他有好日子过的。

而且,他已经发现有人往宁馨儿这边过来。一对衣甲鲜明的卫士簇拥着一个紫袍的男子缓缓的走了过来。

看那人面如冠玉,颚下三寸短须,走起路来昂首阔步,尽显龙虎风姿,这人不是寒儒,又是谁?

“嫂子,寒儒来了,我先走了!”伽罗传讯一声,然后人便原路潜行出府了。

“馨儿,馨儿……”寒儒在屋外站定,然后换了一副满面热情的笑容一边走,一边朝里面喊了过来。

宁馨儿早先一步得伽罗提醒,得知寒儒道来,于是先稍稍整理了一下,然后不紧不慢的与冰云一道迎了出去!

寒儒看见两道人影从屋内走了出来,微微一惊,迅即笑道:“原来冰云大家也在,寒某失礼了!”

“寒总督务须如此,我与馨儿大家情同姐妹,于是就来走动走动,说说话。”冰云含笑应答道。

“寒儒这几日公务实在是太繁忙了,怠慢了冰云大家了,还好有馨儿代为照顾,不然可就太失礼了。”寒儒说这话分明是把宁馨儿看做自家人,而把冰云则当做客人,这求慕之心已经是明明白白的了。

偏偏宁馨儿听出了寒儒话中意,却不好反驳,因为在这之前,寒儒都是称呼她为“馨儿”的,只是在私人的场合下,但是现在却在外人面前也这么称呼,虽然不合适,可也不好当面指出来。

寒儒见宁馨儿不反对他称呼她为“馨儿”,心中自然是大为高兴,脸上更是春风得意了,忙招呼着二女坐了下来。

“承蒙寒大哥三日的款待,我跟冰云妹妹都有事在身,不能再耽搁了,不知道这寒大哥能否早些让我们出城而去?”宁馨儿提出离开的意思道。

“馨儿莫非嫌弃寒大哥招呼不周?”寒儒脸色微微一变。

“这倒不是,只不过我跟冰云都受邀前往兽人帝国的建国大典上表演,这时间上不能耽搁了,到时候来不及彩排,这就麻烦了!”宁馨儿说道。

“彩排,这不打紧,馨儿,你说你需要什么,寒大哥让人给你准备,你就在寒大哥这总督府彩排好了,我这总督府空着的地方挺多,也挺大的,你喜欢那里跟寒大哥说就是了。”寒儒说道。

“这个。这个……”宁馨儿眉头拧成一股绳,犹疑不定的道。

“馨儿姐,我看寒总督一片好意,要不咱们就先在总督府练练?”冰云假意劝说道。其实她们两个早已心领神会了,寒儒是不可能放她们走的,她们要做的是让寒儒放松对她们的监视,所以必须要取信于他!

“可是这彩排就我们两个人也不行呀!”宁馨儿说道。

冰云“哎呀”一声道:“是呀,庆典表演到时候登台的可不止我们两个人。那可是上百人的配合,有乐队,还有灯光师,道具师等等!”

寒儒号称机智如狐,但是在两个同样智慧高超的美丽女子面前,尤其还有一个是他费尽心机想要得到的,他的智慧就显得有些不够使唤了。

“冰云大家的意思是?”寒儒眉头微微皱起,如果让歌舞团的成员都住进来,那府中人便的多杂起来,就不太好控制了。

“我们希望跟我们的团员在一起。这个要求我想不太过分吧?”冰云说道。

“是不太过分,不过我现在怀疑你们的歌舞团中可能有奸细,如果不是这样,盗贼团怎么能知道你们的行走路线呢?”寒儒说道,“我正在彻查此事,所以暂时为了你们的安全,不能让你们与他们待在一起!”寒儒道。

宁馨儿和冰云闻言,顿时气的肺都快要炸了,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了,她们一行人根本就没有隐藏过什么行踪。只要稍微打探一下就可以知道他们的行走路线,哪里还需要什么奸细通报配合什么的?

宁馨儿歌舞团中多是多年不离不弃的老人,虽然在凤城人手不足的时候招收了一些,但都是身家清白的。哪里会有什么奸细,就算有奸细,也应该由歌舞团她这个当家的处置,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外人来指手画脚了!

“我们这一路上都没有出事,为什么偏偏到了寒总督的朔方行省就出了事呢?”冰云怒而质问道。

“这个是寒某的失职,所以才要尽力的缉拿元凶。更加要保证馨儿和冰云大家的安全!”寒儒脸上倒是一点羞愧之色都看不到,一脸的平静道。

若是羞愧的话,这道说明他还有点羞耻之心,起码表面上看上去,这件事与他无关,但是现在他表现的太坦然了,那分明就是有鬼了。

宁馨儿心痛不已,以前的那个风度翩翩,大有君子之风的寒儒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心机深沉的令人害怕的阴谋家!

是什么让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权力吗?

“那么,请问寒总督打算将我们姐妹软禁到什么时候?”冰云气恼的问道!

“不是软禁,这是做客,同时为了冰云大家的安全着想。”寒儒道。

冰云眼神轻蔑的大笑道:“为了我们的安全着想,我看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冰云大家如此误会本督,真的是令本督十分伤心。”寒儒装出一副痛心的模样道。

“既然寒总督不欢迎冰云,为何不放冰云出府,这个客人冰云不做了!”冰云怒道,她可是世家女,脾气带着一股世家子弟的傲性!

“现在还不行,那伙盗贼不是为了馨儿就是为了你而来,在没有搞清楚状况之前,本督为了你们的安全负责,只有暂时强行留客了。”寒儒强硬的说道。

“寒儒,你!”冰云手指着寒儒,气的娇躯颤抖不已。

“来人,送冰云大家回房休息!”寒儒一招手,走进来两名侍女一左一右的走向冰云,同手伸手搭上冰云的肩膀,冰云修为不差,想要挣脱侍女的手臂,却没有想到一用劲,肩膀上的力道沉重如山,脸上更是露出惊骇之色,想不到两名普通的侍女居然都还是高手!

“放开我!”冰云怒道,全身斗气运转冲着两个肩膀上的两只手震了过去!

一震之下,劲风鼓荡,两位侍女的手居然纹丝未动的搭在冰云的肩膀之上。

“寒儒,你敢如此对我?”冰云恼羞成怒,她走到哪儿别人都是恭恭敬敬的态度,从来没有受到过如此的屈辱对待!

寒儒挥了挥手,两名侍女送开了冰云的臂膀,冰云活动了一下,眼中欲喷出火来,口中说道:“寒儒。你等着,会有人收拾你的!”

“本督随时恭候!”寒儒微微一笑,丝毫不把冰云的威胁之言放在心上。

冰云怒哼一声,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寒大哥。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宁馨儿一张俏脸隐泛怒气,寒儒刚才怎么对冰云的,她都看到了,只是刚才没有出言制止,那是不想激怒对方。拖的一天的时间,这一天至关重要,等到萧寒一来,到时候想怎么翻脸就怎么翻脸,所以她才隐忍不发一言!

“这是为了你们好,我的人已经探听到消息,那伙盗贼还没有离开,就在城外等候你们!”寒儒说道。

“我相信寒大哥说的是真的,但是你不该对冰云妹妹那个样子,她是个受不得气的人!”宁馨儿听了寒儒的解释之后。语气稍缓道。

寒儒深情无比的望着宁馨儿道:“那个冰云相信不相信寒大哥无所谓,只要馨儿你相信寒大哥就行了。”

“馨儿自然是相信寒大哥的。”宁馨儿眼神连忙投于别处道。

在寒儒看来,这是宁馨儿不好意思,羞涩的表现,当下哈哈一笑道:“来,馨儿,陪寒大哥喝上几杯如何?咱们好久没有在一起喝酒了!”

自伽罗来了之后,宁馨儿对寒儒的种种猜疑越来越清晰起来,所以她再也不相信他的话了,只不过为了稳住寒儒。她不得不说了一些违心的话。

“这个天色不早了,饮酒的事情,还是明天吧,我也该休息了。”宁馨儿婉拒道。眼前这个人早已不是她认识的那个寒儒了,她刚才那几句话自己都嫌恶心,这还要陪这个人喝酒,言语之中,会不会像冰云那样发作业说不定!

“这个,也好吧。那就明天!”寒儒对宁馨儿倒是真心的,不想过分逼迫与她,于是故作大方的点头道。

寒儒本想今晚就将宁馨儿拿下的,他不想硬来,所以在酒菜中悄悄的放了些烈性的春药,贞节烈妇沾上一点都能变成淫娃荡妇,却没有想到宁馨儿拒绝了,让他计策失效了!

也多亏了宁馨儿拒绝了,真要是答应了,那可就贞操不保了!

“怎么,那个宁馨儿还是不从?”寒儒回到书房,一道黑色的人影出现在他的面前,阴阳怪气的问道。

寒儒面色寒冷如冰,对黑影不屑一顾,道:“这是我的私事,你管的也太多了!”

“寒儒,你应该知道你的身份,还有那个女人背后的男人不好惹,你肩负的重大,为了一个女人,你想毁掉你的前途和组织为你谋划的一切吗?”黑影严厉无比的语气训斥道。

“别拿组织来压我,要不是我,组织能有今天吗?”寒儒怒道。

“是,你对组织的贡献很大,可你也别忘了,没有组织,也没有你的今天!”黑影人争锋相对道。

“哼!”寒儒冷哼一声,不再理那个黑衣人。

“别以为你羽翼丰满了,组织就拿你没有办法了,放了那两个女人,停止一切行动,否则后果自负!”黑影人愤怒了,大声命令道。

“不可能,我寒儒要得到的东西,谁也拿不走!”寒儒大声说道。

“我收到最新的消息,那人已经到了皇城了,与艾克世家的蓉馨艾克见了面,估计已经是结盟了!”黑影人说道。

“那又怎么样,他再厉害也就是一个人而已,而且蛟龙离开了水,还能兴风作浪吗?”寒儒说道。

“那是一头真正的龙,到哪里都能兴风作浪的,你知道你现在是触了他的逆鳞,你知道吗,现在回头还来得及!”黑影人急促的道,要不是寒儒掌握了组织大部分的力量,他们这帮老家伙虽然还有些力气,但已经不能阻止他去做一些事情了。

又有谁会知道寒儒这位朔方行省的总督,紫金帝国一等侯爵会是兽人联盟的盟主呢!

寒儒身体里有八分之一的狐人血统,所以他才生的如此俊逸,并且还有这么高的智慧,加上他天资高超,没有人发现他半兽人的身份,继而进入了紫金帝国紫金学院学习,他毕业的时候是为初阶大剑师,实际上那时候已经是圣阶了,十几年过去了,圣阶桎梏早已难不住他了。

“那头龙呢?”寒儒没有回答,反而问道。

“被我们困在了一个山洞里,暂时还冲不出那里的禁制,不过时间一长就难说了,那可是一条黄金巨龙,据说还是内定的下一任族长夫人,我们半兽人虽然有些实力,可比起龙岛来,我们还差的很远,寒儒,你不要感情用事,让组织给你陪葬!”黑影人已经十分不客气的了。

“这件事,我自有分寸,那头龙既然与馨儿签订了平等契约,等我得到了馨儿,然后出面救下她,这样,我们就跟龙岛搭上关系了!”寒儒说道,“你们尽量的给我困住她,等我拿下宁馨儿之后,就动手!”(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qidian,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北京房山中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好点的银屑病医院
海南中医牛皮鲜医院
滨州哪家医院可以治愈牛皮癣
银川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