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篡天第五百二十四章历岩

2020-01-22 20:36: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篡天 第五百二十四章 历岩

不过,下龙大少和夏超眼里,这些人,只够秒杀的份儿。

夏超早就进入到了灵寂二层巅峰,也就先一巅峰的境界,杀这些人,简直是如同杀鸡一样简单。

而夏超在那里自信满满的杀着人,想让自己少主看看自己的实力。

可是,夏超自己刚刚杀了五个人,就发现,其余的人都躺在了地上,脖颈处一diǎn细xiǎo的口子,无血,但是口子比之夏超刺出的口子细xiǎo得多,更是微不可查。

这会儿夏超震精了,看着这二十三人倒下的那十八人围成了一朵花的形状,连惊恐的神色都没有,仍然停留在那嘲弄的神情,就那么无声无息的倒地。

夏超没由来的打了一个寒颤。

夏超可是知道,自己少主才练气一层,但是真实实力只怕是和先天一层初期的人物不相上下。

暗杀的话,实力更是恐怖,夏超虽不知道道气的特异,但是自己少主隐身,若是悄无声息的接近自己,想要干掉自己。

夏超觉得,自己被刺中之后才会觉察到。

而且,自己少主杀人的速度和杀人的艺术,简直就是出神入化。

自己才刚刚干掉五个人啊,而且每一个人都会露出那惊恐的神色。

因为,他们感受到了一瞬间的生命的消散,本能的露出如此的神色。

但是自己少主则不然,那是真正的无声无息的干掉丢方,对方连生命的流失都感受不到。

这简直是比见到了鬼还可怕,一时之间,夏超知道,自己的境界,还是和少主远远不及的。

在杀道这条路上,自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而历岩,在看到这二十三个人诡异的到底,生死不知,历岩也露出了震撼的神色。

随即看到这些人如同时任一样一动不动,随即回想起你那老者的话,历岩人民一般的闭上了眼睛,再也支持不住了,倒在了地上,昏厥了过去。

因为,他知道,那老者要杀自己,以自己现在的情况,或许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历岩也已经是万念俱灰,再也支持不住了,倒地昏厥。

方才他能够站着,全凭那一股意志才站着的。

现在万念俱灰,那意志,也消散了。

而夏侯宇龙智慧而仍然是处于隐身状况,却是立即闪身道历岩身边,扶起历岩,拿出金针为历岩疗伤。

道气不断透入历岩的身体,抚平着那混乱的魔气,修复者那他大大xiǎoxiǎo的伤口。

一个时辰过后,历岩的伤势已经稳固了,外伤也完全修复了,只是脸色有些苍白。

而夏侯宇龙也不多説什么,带着历岩飞速离去,隐匿到深山之中,找到一处隐匿的洞窟。

而尸体的处理,夏超早就办了,化尸粉一拿出来,二十三具尸体顿时花费飞灰,随后夏超将化尸粉收集起来,大手一挥,这里的气味也没有了,真正消散与天地之间。

做完这些,夏超连忙回退,去处理一路上的痕迹。

洞窟之中,历岩醒转过来,疑惑的睁开了眼睛,引入眼帘的,便是夏侯宇龙淡淡的的笑容。

“你……你是谁?”

历岩顿时疑惑的问道,立马起身,摆出攻击的姿态。

“呵呵,可曾认得老夫。”

夏侯宇龙顿时用那苍老的声音説道。

“你……

你是方才的那位,你不是来杀我的么?!”

历岩顿时准备运转自身魔气,但是却是发现自己的魔气仿佛消失了一般,再也动用不了一diǎn。

“呵呵,好了,xiǎo屁孩,要是想杀你,你的伤势也不会复原,你更不会站在这里和本少説话。

历岩,我説的可对?”

夏侯宇龙顿时恢复了自己的声音,淡淡的笑道。

“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历岩顿时不可思议的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的伤势恢复了,困顿时不可适宜的説道。

“呵呵,知不知道,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本少救了你一命,你是不是该表示diǎn什么?”

夏侯宇龙顿时认真的説道。

“你,你想要我如何报答你?!”

历岩也不傻,知道是他们二人救了自己,知恩图报的道理历岩还是知道的,所以历岩顿时开口问道。

“呵呵,你是半魔之体,倒是和王初一般,不过你的魔纹是在手上,而且你的体表特征也更明显,头发也是红色的。

当魔气运用的时候,你的眼睛会有着血红色的光芒,你最擅长的是用魔爪。

我説的,可对?”

夏侯宇龙仍然是淡淡的説道。

而历岩却是沉静的diǎn了diǎn头,似乎并不觉得意外,这不由得让龙大少高看了几眼。

“我打算组建一支魔兵,你,可愿加入?”

龙大少顿时説道。

“你就不怕,与天下正道为敌?

当今天下可在四处绞杀想我这样的人。”

历岩顿时疑惑的问道。

“呵呵,其他的,你无须担心,若是你答应,我自然会保你安全无恙,并且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世人面前。

你只需回答,愿不愿意。

若是不愿意,我也不强求,你自可决定去留,我也不会拦你。”

夏侯宇龙微笑着説道,等着这xiǎo子上钩。

“你,你真的可以保证我安全,并且能够安然出现在世人眼前?”

历岩顿时不可置信的问道,但是声音之中,却是有着激动。

明显的,这xiǎo屁孩纸对于夏侯宇龙的许诺,相当的意动。

“呵呵,那是自然,现在,该你做决定了。”

夏侯宇龙顿时淡淡的答道。

历岩不由得犹豫了,对于夏侯宇龙,历岩是觉得神秘、强大、陌生。

这样的人,该不该信,还是个问号。

况且,此人还如此夸下海口,更是让历岩觉得难以相信。

但是,现在又有什么办法,自己已经是走投无路了,更是将要面对着整个天下正道人士的追杀,除了躲入深山老林之中,历岩根本不知道该如何生存。

但是,深山老林,也是凶险多多,自己才是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孩子,现在更是无家可归,又该如何生存,生存的目的何在,活着的目的何在?!

不过,历岩也是知恩图报之人,夏侯宇龙救了他,他的这条命,本应该就是夏侯宇龙的。

夏侯宇龙让他效忠,又有何不可?!

而且,夏侯宇龙并不像那些人那般坏,而且还给自己一种亲切的感觉。

夏侯宇龙能够无声无息的将那些人放倒,这本身就説明夏侯宇龙强大,再加上神秘,再加上根本不畏惧那些正道人士。

历岩不由得,信了。

他相信,夏侯宇龙不会让自己出事的。

因为,夏侯宇龙救了自己,想如此神秘又强大的人物,只怕一救自己就想好了诸多事情。

那样,夏侯宇龙也有把握保证自己的安全问题。

不然,对于自己一个毫不相干的人,救自己,根本没必要,还冒着与天下啊正道为敌的风险救自己。

历岩虽然才十五岁,但本身就是半魔之体,身世更是坎坷,这也让他拥有了普通孩子不可能拥有的心智。

从面对那些人的追杀的表现就可看得出来,这历岩相当不凡。

而夏侯宇龙也不急,就那么静静的等着历岩的答复,龙大少相信,这孩子一定会上钩的。

不然,龙大少也没有必要救他了,没有把握的事情,龙大少一般不做。

而若是历岩不答应,那么历岩在龙大少眼中的印象也会大大折扣,本来,对于这个世界龙大少就相当怀疑的。

若是历岩是那样一个xiǎo人,龙大少也不奇怪。

放了就放了,这孩子若是不懂的知恩图报,那么也没有培养的价值了。

大不了,龙大少现在就去一趟苗疆,将那个xiǎo妹妹泡到手。

而历岩果然没有让龙大少失望,只见历岩拜服在地上,对着夏侯宇龙恭敬的抱拳説道:

“主公,请受历岩一拜!

主公对历岩有活命之恩,历岩理应知恩图报,从今以后,历岩的这条命就是主公的了。”

声音虽然青涩,但是透露出的坚决却是不容置疑的。

“呵呵,好,今后,你必定回庆幸今天的选择的。

半魔,本少手上不是没有这样的人,不单单如此,他还活得好好的,还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世人眼前,那些正道人士还无所察觉。

这下,你知道了,本少为何如此有把握了吧?”

“是,历岩知道。”

历岩不由恭敬的答道,声音中却是含着怎么也掩饰不了的激动。

“呵呵,你就叫我少主吧。

我是当今夏侯家的少主,也就是你眼中的正道人士。”

“啊?!主公,你……”

历岩顿时不可思议的説道。

“你什么你,都説了叫少主,你以为,你身上还有什么本少值得觊觎的东西不成?!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夏侯家可不是那些自诩正道滥杀无辜的家伙,一个个都是闲的蛋疼,到处瞎比比。

以后本少见到了这些人,有机会,还杀着玩玩。”

夏侯宇龙顿时不爽的説道。

“哦……是,少主。”

历岩回过神来,顿时答道,心中却是惊涛骇浪一般,颇是不平静。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自己的主公,哦不,少主,居然是大名鼎鼎的武林正道四大世家中夏侯家的那位少主。

而且,这看起来也不像啊,按道理夏侯家的那位少主才十三岁才对啊,但是眼前的这个人,明显的十*岁是有的,或者,年龄更大一diǎn,二十多岁才是啊。

一时间,历岩自己都有些糊涂了。

但是随即而来的就是欣喜的神色,方才夏侯宇龙的话顿时让他激动了,如此霸气,如此不将武林正道放在眼中。

有机会,杀着玩玩。

简直视这些武林正道为无物。

而历岩也相信,自己的少主有这个实力。

因为,那二十三个人,就是那么诡异的突然死去的。

要是自己少主真的想杀,那可是有着一片一片的人就那样死去,有着一片一片的人等着待宰。

想到这儿,历岩就激动额无法自已了,如此人物,要想保护自己,根本不难,更何况,背后还有个夏侯家。

京都儿童做检查花多少钱
成都医学院附属医院地址
广州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哪家最好
山东那家医院治牛皮藓效果好
佛山牛皮癣治疗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