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剑魂王座 第055章 谁来揍揍他?

2020-01-14 13:01: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剑魂王座 第055章 谁来揍揍他?

自知理亏的千信,继续人畜无害的冲顾林笑着:“嘿嘿,大长老,是不是可以开始了?我本来以为就是学个功法呢,没想到你们搞得那么隆重。我都紧张得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很简单,你把向你挑战的人都打败,就算过关了。然后我就可以传你功法了。一族秘典,不是等闲功法,传授之前,修炼者都要经过多番考验,让其他人服气才行。”

顾林白了千信一眼。混小子,晚来那么久,害家族丢脸,今天的挑战者就都由你自己对付吧。我们几个老家伙就不管了。反正你又不是打不过……

秘典传承者面对挑战时,家族长老会根据对方的实力情况,为传承者挡掉一部分。比如不怀好意的挑战者、实力高出传承者太多的人、又或者挑战理由不是很正常的人……通常都由长老们帮忙挡驾,务必让挑战者胜绩多多精神饱满的接受传功。

但顾林暗恨千信晚到,已经打定主意要阴他一把了。

“我擦!原来还得挨揍?”

千信还不知道已经中了顾林的诡计,听说这个消息,才发现事态严重了。尤其是他在场外被一群姑娘围殴,那可是大失形象的事情。这可能会使得许多不开眼的人看轻他,然后对他车轮战。

“唉,命苦!才被女剑魂轮了五天,一口气没歇,还要被挑战的人轮一场!”

千信欲哭无泪。看来今天真的要打到灵力耗干才行了。

千信悲催模样让顾林心情好了一些,他幸灾乐祸的宣布:“顾家第七代秘典传承者千信,将接受顾家秘典的全部传承,按家族规矩,将接受挑战试炼。现在,家族内年龄不超过千信10岁,也就是34岁以内的任何人,都可以向千信提出挑战。”

千信之前号称20岁,顾林为了阴他,张口就将他的年龄提到24岁。这意味着能够挑战他的高修为者更多了。

然而顾家没有一人上场。

“怎么?没人想挑战千信?”顾林又诱惑道:“所谓挑战,实为切磋,有问题讨教者可以上场,有心得传授者也可以上场。年轻人,就要勇敢点嘛。有没有人挑战千信?”

顾家的人都缄口不语!

顾氏家族内部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大多在那天晚上的相亲酒宴上见识过千信了。一下被撞昏的顾武,一拳被打下台的顾胜、顾俊,这些都不用说了。最可怕的是,那小子可以在邹婉滢老妖婆的攻击下保持不败,还把她衣服都爆掉……而且将邹婉滢骂得狗血淋头还能活蹦乱跳当上秘典传承者,是能随便挑战的么?

出来混,讲的就是脸面。这种越辈分打人的怪胎,你还挑战他?不是自己找抽挨削么!傻缺才去!

顾家年轻一代的男男女女都识趣的稳坐不动。

但前来观礼的人不知道千信底细,看他的出场方式,就觉得他很矬的样子。

这些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看到在重要的秘典传承大礼上居然都没人上台挑战,很是看不惯。

“不是吧,这样一个传承者都没人敢挑战?”

“顾家年轻一辈中,就没有能打的吗?”

“哈哈,肯定是安排好了的,做戏!”

“为了面子居然不准人挑战,真是太过了……”

来宾的笑声越来越大。就连对顾家抱着善意的人,都开始取笑了。

然而那些稳坐台下的顾家子弟,却看傻瓜一样的瞪着取笑的人:“你们有种,就等下都上去呀!”

顾林见家族子弟那么“识相”,有种一拳打到棉花上的感觉。太没有大局观了!在这样的大典礼上比试,就算是输了,也是为家族荣誉添砖加瓦,很光荣的嘛!

不过仔细想想,就连自己这几个老家伙都轻易不愿和千信交手,小辈们明哲保身,也情有可原。这说明这些孩子已经懂得审时度势了。

顾林看了一眼义愤汹汹的来宾席,心里暗笑,看来面子还是得在外人身上找回来。他嘿嘿一笑:“那么,现在千信接受来宾挑战!呵呵,顾家子弟不成器,让各位嘉宾见笑了。千信顽劣,还希望大家多多指教。”

“诶?这语气怎么不对劲?有这么拉仇恨的吗?”

千信在旁边看得越来越不对劲。这顾林老头,怎么从头到尾都好像在怂恿人来揍我呢?

顾林话音刚落,来宾席就响起一连串的大喊声!

“我来!”

“我来!”

“我来!”

……

眨眼间,就站起来了十多个人。

其中一男一女争得最激烈。

刘家席位的文秀男子朗声说道:“在下刘志晗,心慕顾婷,无奈被千信捷足先登抢得美人心。我不服气,今天借这个机会向千信讨教!嘿嘿,如果顾婷姑娘能再考虑一下合适的夫婿人选,那就再好不过了。”

“上场!上场!”

刘家席位的人一起大声吆喝。

就在这时,一阵整齐的女声响起,彻底压过刘家的人。

“打登徒子!打登徒子!”

她们在整齐的喊着。这气势,很快把全场的人都被压制得不说话了。

那个找千信麻烦的姑娘,这才止住众姐妹,出来说道:“千信刚才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趁机非礼我。为了女儿家的清白,此仇必报!请让我和千信比试一场,了结这样仇怨!”

“还有这样的?”

“为了一场挑战搭上清白,太拼了吧?”

全场的人都惊讶的望着那个姑娘。

只见她头发梳了无数根小辫子,密密麻麻的盘在头上,显得英气逼人又有几分俏皮。不过她的表情……凶得要咬人似的。完全是一个女煞星。如此打扮,如此气度,那娇好的容貌,反而没人注意到了。

也只有这样一个女汉子,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自己被非礼,要公开找场子了。

大家不由得想起千信刚才和这群女子打成一团……而且还很没风度的把所有娇滴滴的姑娘都踹飞了。

瞬间就有无数道不善的目光射向场中的千信。

倾慕姑娘们的,仇视千信。

不明真相的,鄙视千信。

而赵婵琳和顾婷,则恨不得当场阉了千信。消失了五天没有音讯,在传承大典上居然还忙着非礼姑娘,太过分了!

顾湄茫然的望着周围的人,暗暗撅嘴冷笑:“哼,那个坏蛋非礼一下姑娘,有什么好奇怪的?他连别人的剑魂都不放过呢?”

她把千信对雪姬干的事情拿来评价千信,倒是真的歪打正着了。

主持大典的顾林见人家姑娘苦大仇深,只好笑道:“哈哈,年轻人就该如此快意恩仇!姑娘,上场吧。只是,姑娘芳名可否告之老夫?”

“我是步家的歩卿兰!”

姑娘大大咧咧朝演武场走去,同时脚步不停的答道。

“歩卿兰?步家四小姐?”

众人得知这个名字,看向千信的目光,不再有鄙视,而是同情和幸灾乐祸了。这个歩卿兰刁钻狠辣,身手好又打人不分轻重,一向是个刺头。最难缠的是,人家还不是一个人在战斗。非礼这个母老虎,你不是作死么?

歩卿兰在千信前面两丈远的地方站定,如同打量猎物一样。

顾林干咳了一声,问道:“歩卿兰姑娘,你准备和千信用何种方式比剑呢?”

歩卿兰阴险的笑了笑,沉声说道:“比剑术!”

刚刚在打斗中,十多个姐妹已经证明了拳脚不是他的对手,当然得换一种方式。根据惯例,主练拳脚的,多半不会在剑术上花多少功夫,所以嘛……

千信听说她要比剑术,顿时就感觉被踩到尾巴了。这个死女人,眼光咋就那么毒呢?一来就挑我最不擅长的……要是比剑术的造型标准,连顾湄都能虐我……

顾林也在这时,才恍然发现自己居然不知道千信的剑术如何,于是激动的笑着:“姑娘,你是准备用战剑比,还是用训练剑呢?”

“战剑!”

“训练剑吧!”

歩卿兰和千信先后说道。

歩卿兰鄙视的说道:“我是挑战者,当然我说了算!比战剑!”

千信却坚持不肯:“战剑和训练剑都是比剑术,既然是比试,就不必用战剑,以免出现死伤坏了和气!”

“哼!谁要跟你和气了?我要宰了你那脏手!”

歩卿兰寒颜怒道。

“嘿嘿,要说宰手,训练剑也是可以的。莫非步姑娘修为太低,做不到?”

千信嬉笑着挤兑她。

“混蛋!就用训练剑宰你的手!”

歩卿兰被激怒了,抓起一把木剑,就朝千信冲来。

千信一心要用训练剑,就是为了让她没法用剑魂。他已经探到歩卿兰的剑魂至少有二级。大庭广众之下,他又不好意思用剑魂技能压制对方剑魂,索性就不让她用了。这样一来,他作为剑魂之身就大占便宜。

奸计得逞,他嘿嘿笑着,抽了一把木剑,灌注了灵力,就站在原地等她冲来。

既然剑术不好,就不要来太多花哨的动作,直接站着接招就好了。

等摸清她的套路,给她一记狠的,打她下场就了账。

千信打完主意,歩卿兰的木剑已经夹着一道劲气迎面袭来。说是宰手,她却直接劈脸。

千信虽然不能用小魂体,但血魂之体也能用剑魂技能,因此悄悄的在指尖蓄积了一道绿色剑气,将之蔓延到木剑上。

他挺剑一架,一招“气贯长虹”,将歩卿兰的剑势全力招架住。

嘭!

遭遇千信暗藏的剑气,歩卿兰的木剑劲气崩溃。

还有大半威力的剑气,直接倾泻到木剑身上。歩卿兰失去劲气保护的木剑,顿时碎成木渣。

“好强的劲气!好强的战意!”

“神情淡然,战意旺盛,是个难缠的对手!”

大家都知道,木剑是没法用剑魂的,没有人认为千信是用剑气,还都以为他是靠旺盛战意凝聚的劲气。

歩卿兰仓促之间却没那么多判断。剑被击碎,她翻身一滚,就脱离了千信的剑招范围。

伸手又抽了一把木剑,歩卿兰恨恨说道:“不要脸!既然是比剑术,你用那么强的劲气做什么?要比力量,用战剑好了!”

“比剑术,不准比力量!”

歩卿兰的“啦啦队”立刻整齐喊道。

千信此举,的确过了。于是在所有人都开始指责他。

“我擦,规矩那么多……”

千信只好卸掉部分劲气,主动出击,好挽回面子。

歩卿兰见千信冲来,不惊反喜:“混蛋!就让你看看本姑娘的厉害!”

她一改先前大招比拼的套路,单手挥舞木剑,如同百蛇狂舞,密不透风的朝千信涌去。

“晕!又是和赵婵琳走快剑路线的!”

千信头皮发麻。剑术生疏的他,最烦这种以快打快了。

东营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随州市中医医院怎么样
防城港牛皮癣专科医院怎么样
盐城市妇科医院地址
石家庄癫痫病最正规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