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深圳“农地国有化”遗症难解

2019-12-04 11:56: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核心提示:深圳龙华新区城管“堵路式执法”,将该市8年前集体土地国有化之历史遗留问题重新暴露出来。围绕着国有化后的土地使用权之争,龙华区政府和受害企业之间展开了博弈。

深圳龙华新区城管 堵路式执法 ,将该市8年前集体土地国有化之历史遗留问题重新暴露出来。围绕着国有化后的土地使用权之争,龙华区政府和受害企业之间展开了博弈。

我是一个普通老百姓,你们找我干什么?

8月2 日, 深圳市诚东石材有限公司(200 年8月之前为深圳田心石场)的员工尹树旺向民主与法制社记者回忆,这是厂长余代旺被纪委带走时说的最后一句话。

一个月前的7月24日下午,余代旺被深圳市龙华新区纪委工作人员带走。

余代旺原是深圳市诚东石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诚东石材)的员工,被老板王为平委任为厂长。从2010年开始,他独自承包了石场的生产线,并承担石场复绿工作。

7月26日下午,王为平等人去龙华新区政府找纪工委书记刘凯章要求放人,刘要求王为平退出经营并交出土地。

被纪委带走8天之后,余代旺被移交给当地派出所办理刑拘手续。

余代旺被拘是政府针对诚东石材公司逼迁的动作之一,龙华新区对田心石场堵路执法长达半个月之久。 广东诠天律师事务所主任程兴华对此表示。

农地使用权之争

1992年,来深圳投资兴业的王为平,在相关部门批准下,与观澜镇(现为观澜街道)新田村委会老四村民组签署了50年的土地使用协议。199 年1月,王为平又从他人手中取得了新田老村三队的石皮山开采权,约定期限为50年,直至将山石开采完为止。两份协议都加盖了新田村委会的公章。

王为平向该村一次 清了石场50年的土地使用费。彼时,他投资建起了当时最为先进的石材生产线,经政府批准还建造了员工宿舍办公楼,修建了石场挡土墙和通往山外的水泥公路。至199 年田心石场投产,王为平累计投入资金1500万元。

资料显示,田心石场取得了采矿手续,附属建筑也依法取得了土地、建设、规划等相关部门的审批手续,村委会还协助石场申请了近 0亩工业用地指标。

进入2000年,深圳市规划国土局宝安分局(以下简称国土局)与田心石场签订了 采石取土及环境治理协议书 ,要求开采单位做好环境保护、水土保持和植被恢复治理工作,并交纳了60万元保证金。该协议还约定石场关停后土地无条件向甲方移交。

明知协议有损自己此前合同约定的权益,王为平还是作出了妥协。

200 年12月,采矿证到期,众多的采石场都选择了和国土局继续合作,续签了 采石场整治复绿协议书 。 考虑到我已经交纳了50年的土地使用费,不能让资源闲置。 王为平没有像另外的200余家采石场一样,续签这样一份协议,作出了另类的选择:他停止了开采,在石场原址注册了诚东石材有限公司,从外面购买石头,转为石料加工。而这些经营,并不需要前置审批程序。

王为平没有续签协议的说法得到了宝安国土局于2006年12月给深圳市公安局公函的证实。

王为平没签的这份协议书明确,整治复绿工程应在2006年12月竣工,但是到期无偿交还土地的条款被取消。 我没签此协议,依据这个复绿协议收回我的土地使用权于法无据。 王为平对此解释。

直到2009年,宝安区城管执法局以 涉嫌使用国有土地 为由,向田心石场下达了 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 。王为平不服,2010年,他到宝安区法院起诉城管执法局行政违法。

在田心石场拥有合法的土地使用权被证实后,宝安城管执法局又主动撤销了已经下达的上述 通知书 。

来自一份政府的内部资料显示,宝安区城管局拟将该地块用于建设垃圾填埋场,因为没有对地面附着物补偿被业主拒绝。该资料还显示,王为平和其妻高美侠所拥有的田心石场地块在转地时的确未作补偿。为此,观澜街道办事处 转地办 建议就诚东石材要求补偿之事专题向上级部门打报告。

2010年,诚东石材在宝安区法院对新田村村民委员会提起诉讼,称村委会转地没有履行告知义务,没有保障土地使用权,要求赔偿损失。而法院的裁定是,使用权并没有真正失去,应当等到土地被征用时再谈赔偿。同时,法院指定司法鉴定机构对石场附着物进行估价。

城管 堵路执法

2011年12月,深圳龙华新区成立,诚东石材所在的观澜街道办事处划归龙华新区。

201 年1月18日,深圳国土局发布了《深圳市完善产业用地供应机制拓展产业用地空间办法(试行)》等4个土地新政文件,核心内容主要是允许原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继受单位合法工业用地申请进入市场流通。

这个被称为 二次土改 的举动,为打破深圳市土地瓶颈敞开了大门,原集体土地上的工业用地成了香饽饽,不过有关集体土地转地造成的历史遗留也因此被再次放大。

6月5日,诚东石材和王为平个人向相关部门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政府部门对复绿工程验收并退还保证金,同时提出如果政府收回土地则应给予附着物赔偿。

被告龙华新区土地管理局在答辩状和庭审中均没有要求田心石场交出土地。依据法律规定,龙华新区已无权要求田心石场王为平移交涉案土地。 王为平的律师说。

诉讼还在进行之中,龙华新区却加快了 执法 进程。

7月18日,南方日报以《龙华新区城管堵路执法》报道披露,深圳市龙华新区城管局创造了一种 新颖 的执法方法:把不肯退出的企业的通道堵上。

目击者证实,7月16日两辆执法车横在进入田心石场的必经之路,把路堵死。执法者被曝并没有提供任何执法依据或者法律文书。

7月19日,龙华新区通过媒体回应称 田心石场非法采石,用推土机阻挡执法车 ;而另外一份媒体称 田心石场非法占用国有土地,经营者多次以各种理由拒绝搬迁。

7月29日,王为平在当地网络问政平台称: 已遭连续堵路15天,造成田心石场所需石料无法运进,加工好的碎石无法运出,石场被迫停产。

田心石场与村里面签订的协议为无效协议,所以田心石场是非法用地。 龙华新区工作人员向本社记者表示,田心石场的建筑物没有办理合法手续。当面对来自宝安县国土、规划、建设部门的审批手续时,工作人员称 尚不知情 。

对于在土地转化为国有土地过程中是否进行过赔偿,该工作人员表示 小村 无权获得赔偿,赔偿只对 大村 进行。 有关赔偿已经给到村里,但田心石场的青苗补偿和地面附属物的确没有赔付。 观澜街道办事处人员回应说。

历史遗留难题待解

其实田心石场土地使用权争夺并非个案。

2002年10月,《深圳市征用土地实施办法》正式实施,而深圳市的转地改革自200 年便开始启动。2004年,深圳将宝安和龙岗两个区27万农村人全部转为城镇居民,将农民集体所有的260平方公里土地转为国家所有。

这项改革在当时争议很大,质疑者认为缺乏法律依据。而国土资源部在2005年才给予批复,并称 下不为例 。

改革尚不足10年,原农村集体土地产生了大量历史遗留问题,比如难以明晰产权,使用权收益权争议以及违法违章现象等越发凸显。记者获悉,由转地引发的纠纷一直不断,在宝安、龙岗、光明新区、龙华新区,还有大批土地使用权仍处于争议之中。

现在看来,这个转地还是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调解员、广东诠天律师事务所主任程兴华介绍,地方政府和村集体签订土地所有权转让合同时,村集体的有些地块早在转地前已经和其他人签订了土地使用权合同,有些地块的转让经过政府批准,有的一次性付清了全部使用费,他们的土地使用权应当受到法律保护。

由于大量土地并没有完成相应的补偿手续,又因产权关系复杂,无疑带来巨大的弹性空间和利益黑洞。前不久,龙华新区观澜街道办事处 转地办 主任刘某、聂某相继因收受贿赂落马,两人均被判刑10年以上。而在8月,观澜城管执法队的协管员李某,因为收受贿赂400余万元被刑事拘留。

集体土地允许上市流通会重估集体土地的价值,也会对集体土地收益权和使用权的博弈产生影响。但是对于此前签订的土地合同该如何处理,正在考验政府的法治水平。 程兴华表示。

业内人士建议:政府在处理遗留问题时,应根据不同个案,用不同的办法,对那些有用地批文,与集体签订合法有效用地合同的,应通过协商或者法律途径解决。 如果政府不依法行政,而总是以 侵占国有土地 的思维违法逼迁,不但会激化矛盾,而且构成行政违法,并有失道义。

龙华新区城管对田心石场实施堵路执法事件被披露后不久,8月12日,深圳市委书记 结合正在开展的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到宝安区某街道调研时指出,深圳 0多年的发展中也遗留了一些历史问题,必须客观、历史、全面地看待,绝不能简单地否定 实事求是,积极直面历史遗留问题,创新工作,找到出路,为今后发展创造条件。在新的发展时期,必须着眼于更高水平和长远发展目标,维护好各方利益,推动社区工作迈上新台阶。

绍兴市口腔医院预约挂号

开封治疗阴道炎方法

贵州癫痫专科医院在哪里

新疆治疗阴道炎医院

佳木斯市中心医院

血管堵塞心肌缺血能吃通心络吗
动脉粥样硬化严重可以吃通心络吗
冠状动脉斑块能吃通心络吗
治疗动脉粥样硬化的药通心络怎么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