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绝世剑神 正文 第一卷_第三千一百五十一章 误杀

2019-10-12 21:08: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世剑神 正文 第一卷_第三千一百五十一章 误杀

“等待,是最长情的告白。为所爱之人守护,是你的选择。情灾考验并非一成不变,相反根据每个人的反应不同会有不同结果,林辰,恭喜你,通过第一灾。”

“不过按照你的性格,想要通过其他两灾,几乎不可能。”

朦胧男子背负双手,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打量着林辰,仿佛在看一件无法预估的戏剧。朦胧男子手一挥,一股磅礴力量涌动,覆盖林辰,下一刻,天旋地转,情景转变,又是一片青山绿水之间,与此同时……林辰的意识也渐渐模糊起来,脑海中的记忆,仿佛被什么强行隔绝,反而多了许

多过去从未有过的记忆。

记忆屏蔽,记忆移植!

三灾九劫,其中三灾考验都是在屏蔽记忆的情况下进行的,如同重新经历一场。比如之前的情灾便是如此。

周围是茂密的树林,深处偶尔有妖兽怒吼声传来,熟悉的场景,熟悉的一幕……分明是雁南域外的墨莲山脉。

“不要、不要……求求你们不要杀我。”

忽然一道惊慌的女子声音从树林外传来,林辰眉头一皱,透过树林,大致能看到山脉之外分明有着不少人影,其中一个为首之人林辰还见过,是附近山寨的一名副寨主,实力不凡,天罡境巅峰。

如今林辰也只是天罡境中期而已。

“过去看看。”沉吟一下,林辰尽量隐去身影,小心翼翼往外面走去,靠近了才看清外面情形,果然是那名副寨主,身材魁梧,武器是一柄大刀。

周围还有十几名男子,都是盗匪之徒。

人群中间,则是一名怀抱婴儿的妇女,妇女身旁还躺着一名男子尸体,应该是婴儿的父亲。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说,你们到底把东西藏在什么地方。”副寨主大刀金马,冷冷看着妇女沉声道。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求求你放过我们,放过孩子。”妇女惊慌失措,紧紧抱着婴儿。

“找死!”

副寨主给身边的人打了个眼色,当即便有人往妇女走了过去。

“不要过来,求求你们不要过来。”

妇女手无寸铁,神色慌张,抱着孩子一步步往后退。树林中,林辰神色微沉,他这次出来历练竟然遇到这样的事情,既然遇到不可能坐视不理,宗门弟子行侠仗义乃是理所当然之事,更不用说一方宗门,本就有守护一方安稳的职责,作为天极宗弟子,

有这个义务。

“三个天罡境武者,副寨主是天罡境巅峰,一人天罡境后期,还有一人天罡境中期。以我的实力,如果单独对付副寨主没问题,就担心狗急跳墙,他们趁机对付人质。”

没时间再考虑了,虽然有一定难度,但林辰还是不会就此罢休,紧了紧手中玄铁剑,他控制脚步声,往其中那名天罡境后期武者走去。

“死。”

林辰动作很小心,此刻众人注意力又都在妇女身上,都没有发现有人过来。

剑芒挥舞,玄铁剑终于落在那名天罡境后期武者身上,这人也终于发现不对劲,大吃一惊的连忙往一旁躲避。

噗嗤!

还没完全侧身,玄铁剑已经落在这人肩膀上。玄铁剑虽然并非什么珍贵宝剑,却也锋利无比,尤其在林辰真气注入其中后,更是削铁如泥。

“啊!”天罡境后期武者惨叫一声,整个肩膀都被削断,脸色煞白。

“没死?”林辰眉头一皱,玄铁剑趁胜出击,再次落在天罡境后期武者身上,噗嗤,这次这人还没来得及出声,便直接被玄铁剑刺穿。

“有敌人!”

“是天极宗弟子,天罡境中期?兄弟们,杀了他。”

“挡住他

。”

其他许多马贼纷纷出手,拦住林辰。

副寨主看着林辰,脸色一沉,他这次的任务是对付妇女,至于林辰的到来,完全是意外。

区区一个天罡境中期武者,副寨主还没放在眼里,最重要的是,相比较林辰,眼前的妇女更重要。

他目光落在妇女身上,眼中微不可查闪过一抹忌惮,犹豫一下,缓步往妇女走去。

“你、你别过来……”妇女吓的浑身颤抖。“东西到底在哪里,我知道你们身上有那个东西。”副寨主看着惊慌失措的妇女,神色有些古怪,这妇女看起来分明是个普通人,体内一丁点的真气都没有,既然如此,当初她是怎么斩杀天罡境巅峰的

三当家的?

“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我真的不知道,求求你们放过孩子。”

妇女苦苦哀求。

她确实不清楚,如果知道,她宁愿将东西交出去给副寨主,也不愿意为此丢掉自己和孩子的性命。

看了看地上丈夫的尸体,她眼泪哗啦啦的流。

“既然你不说,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副寨主冷哼一声,再次往妇女上前一步,妇女也越发惊慌。

懒得废话,副寨主手中大刀一闪,一刀往妇女劈下。

另一边。

正在对付其他马贼的林辰,时刻也关注着妇女这边,见到副寨主往妇女攻击而去,立马放弃对付其他人,转而往副寨主这边而来。

“堂堂副寨主,对付手无寸铁之人,果然是马贼。”

叮!

玄铁剑突兀般出现在大刀正前方,硬生生挡住斩下的大刀,真气荡漾,林辰闷哼,只感到巨大力量冲击全身,另一边的副寨主也是神色微惊,诧异看着林辰。

“天罡境中期?”副寨主双眼微眯。

天罡境中期武者,什么时候竟然有如此雄浑、精纯的真气,几乎与他媲美。

“现在离开,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否则天极宗弟子横扫而来,恐怕你们山寨挡不住。”林辰沉声道。

听到林辰的话,副寨主和其他马贼都是脸色微变,他们这些山寨,最忌惮的就是宗门,如若宗门立下任务要对付他们,几乎便是在劫难逃。

林辰是天极宗弟子,他们就算真的击杀林辰,到时候天极宗得知必然不会放过他们。

不过……

“小子,此事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我们只要需要的东西,绝不伤害他们性命。”副寨主说道。

“你认为我会相信?”林辰瞥了地上的尸体一眼。

如果只是取东西,又何必杀人。

即便真是取东西……那也不是属于他们之物,强取豪夺罢了,林辰同样不会坐视不理。

“无论你相不相信,今日……”

副寨主脸色略显阴沉,话还没说完,忽然他双眸瞪大,一脸不可思议之色。

与此同时,林辰也感到一种莫名心悸,好似有什么恐怖之物正在诞生。

“不好。”

林辰几乎是下意识的便一剑往后方斩出,看都没看一眼。

噗嗤!~

轻微声音,只见到妇女怀抱着孩子,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林辰,那眼中有着绝望、惊恐和痛恨。

“你……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我们,为什么要杀我的孩子。”妇女绝望、痛苦、怨毒,死死盯着林辰,而玄铁剑,赫然已经穿透她的胸口和怀中的孩子。

那孩子脸色一片青色,没有鲜血流出。

林辰也愣住了。

怎么回事?

刚才明明感受到心悸、危机感,他才反手一剑,没成想竟然攻击到妇女身上。

不对劲,很不对劲。

林辰本能的感觉到不对劲,但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是,妇女和孩子的死亡……

要保护的人,被自己所杀。

自己与马贼有什么区别?

尤其妇女脸上那绝望和怨毒之色,更让林辰有种毛骨悚然之感,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好似过去一直珍藏的某个东西,咔嚓一下轰然破碎一般。

妇女和孩子死了。

林辰深吸口气,愣愣看着两人尸体。

另一边,诸多马贼面面相觑,都没想到会出现这么一幕,而副寨主更是深深看着妇女和孩子的尸体,好似有什么恐惧之事一般,连忙后退了数步,保持一定距离后,才仔细查探两人。

“是凡人没错,刚才她为什么要突然靠近?”

副寨主皱了皱眉,现在他十分怀疑妇女和孩子恐怕没那么简单,但不管怎么样,两人都已经被林辰斩杀。

“堂堂天极宗正派弟子,欺凌弱小,滥杀无辜,这就是你们正派之人。”

副寨主冷笑一声,大手一挥,率领众人纷纷远去。

林辰没有阻拦他们,依旧站在原地愣愣看着地上的三具尸体。

“欺凌弱小、滥杀无辜!”

“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我们!”

两句话,宛如魔咒一般,在林辰脑海内不断回响,不断荡漾。

“为什么会这样,我怎么会杀她们,我应该保护他们。”林辰神色麻木,有着一丝痛苦之色。

从历练到现在,林辰经历了很多,也斩杀过不少人。

杀人,对武者而言,不过经常之事。

但是……每个人有每个人底线,一个武者如果连最基本的底线都守不住,那与魔鬼有什么区别?

许多事情,往往只在一念之间。

林辰突破了自己底线。

他斩杀了两个无辜之人。

轰隆隆。

雷鸣四处,闪电璀璨,倾盆大雨洒下,落在林辰身上,却恍若未觉,依旧愣愣站在原地,任凭雨水打下。

一头饿狼呜鸣着,从远方缓缓走来,贪婪的看着地上三具尸体,又忌惮的看了看林辰。没见到林辰有丝毫动静,饿狼顿时恶狗扑食一般,往地上三具尸体扑来,张口一咬便落在妇女的左肩膀上。

郑州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湖州牛皮癣
遂宁牛皮癣治疗方法
郑州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湖州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