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进 北京人,41岁,曾为北京游泳队教练,2003年以援助教练团成员的身份赴墨西哥,并一直"> 墨西哥跳水教练马进不会回国执教只因领导管_盘锦体育吧-盘锦体育网
意甲

墨西哥跳水教练马进不会回国执教只因领导管

2018-12-21 18:15: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text_black_16_35_YaHei"> 马进 北京人,41岁,曾为北京游泳队教练,2003年以援助教练团成员的身份赴墨西哥,并一直在那里工作。作为教练为墨西哥培养出第一位跳水世界冠军,现为墨西哥跳水队主教练。    罗马世锦赛,中国教练马进的弟子埃斯皮诺萨夺得女子10米台金牌,打破了中国选手数年来对该项目的垄断。墨西哥总统亲自打祝贺。回墨西哥后,马进也成为墨总统家的座上宾。3月底,马进带弟子回国参加世界系列赛青岛站。期间,在接受采访时,她透露埃斯皮诺萨在墨西哥堪比郭晶晶,奖金收入同样不菲。对于是否会回国执教,她直截了当地说:“不会考虑,理由是希望更多地享受生活。”

功成

曾与弟子水火不容

新京报:埃斯皮诺萨在罗马世锦赛,夺得了女子10米跳台的冠军。当时她预赛仅排第18名,最终夺魁的关键是什么?

马进:进了半决赛后,我就对她说,你的水平在前几位,就放开跳吧。她当时训练水平并不是很高,能拿金牌,主要是心理上没有包袱。

新京报:此前,她在世界大赛中一直很难击败中国选手。

马进:她技术比较规格化,动作更加稳定。当时陈若琳正面临发育期的问题。加之身体状态并不好,好像到了罗马之后,脚崴了。也可以说,正好赶上中国选手状态并不是最好的时候。

新京报:据我了解,你刚接手她时,两个人还有些摩擦?

马进:我一到墨西哥就接手她。她那时候与原来的教练有些问题。那时候她正好16岁,非常叛逆,跟所有教练都相处不好。训练中,有时候情绪不高。在中国,队员完全服从教练。在她眼中,好像教练是给她打工的。我当时有些接受不了,但甭管有什么恩怨,我一定坚持把训练做完。之后,再想办法去沟通,总之让她挑不出任何刺来。她逐渐出了成绩,开始服我。随着年龄的增长,也慢慢懂事了,我们之间的磨合也就越来越好了。

名就

墨西哥总统家座上客

新京报:埃斯皮诺萨夺得了世锦赛冠军之后,成了墨西哥体育界新一代偶像。

马进:是这样,她差不多堪比郭晶晶。从形象上来说,她还算漂亮,成绩突出,为人很好。加上墨西哥总统非常重视,商家也非常青睐她,广告代言也非常多。2009年她还在墨西哥最佳运动员评选中排第一位。

新京报:她曾在多个场合公开感谢你这个中国教练,你在墨西哥是个怎样的地位?

马进:无论是墨西哥体委,还是公众方面,都知道有我这么一个中国教练。总统还邀请我们去他家里吃饭,感谢我对墨西哥跳水做出的贡献。有些困难提出来,他会记得帮忙解决。今年春节,总统还第一次向中国方面发了贺电。在墨西哥城的花车游行中,我们也作为体育界的代表参加。可以说在墨西哥算是家喻户晓吧。

目标

享受生活不回国执教

新京报:墨西哥国内是否对于埃斯皮诺萨伦敦奥运会摘金充满期待?

马进:我并没有这样的期待,不去想金牌,也不喜欢别人提这个。有时候人是需要靠机会和运气的。在罗马世锦赛夺冠,对于她和我而言都是第一次。人不可能永远有机会和运气。我愿意她多拿金牌,但从内心来说,我比较平和,不奢求太多东西。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我能带她拿到世界冠军已经非常满意了。

新京报:中国人讲究衣锦还乡,短道速滑队的李琰以及郎平,在国外功成名就后,都选择回国。你是否会有类似打算?

马进:我没有回国执教的打算。现在中国跳水非常强大,好教练太多了。而且我这个人喜欢享受生活,不是特别玩命热爱跳水的人。

我在墨西哥生活也很好,气候、环境适合我。在国外也没有领导约束我,全凭自觉。而在中国,有时候受着领导的督促,在很被动的情况下工作,并不是我所愿意看到的。在国外我可以自由地享受生活。

新京报:我们知道你是北京人,对于故土,你最思念的是?

马进:思念亲人。除了这个,就是怀念北京的美食。我本人非常喜欢美食。像糖火烧、酱牛肉,墨西哥就没有。在墨西哥我经常会自己做。

体制

拿冠军也有高额奖金

新京报:你如今在墨西哥家喻户晓,这对你工作开展有了什么新的帮助吗?

马进:现在墨西哥体委比较支持我。我在地方看上的小孩,体委会给予我帮助,调到我手下训练。

新京报:墨西哥也有国家体委的存在,他们的竞技体制是否类似于中国的举国体制?

马进:不一样。墨西哥不会有一个国家队,你看上谁就可以挑选进来,在你手下训练。你的队员要愿意跟你练,他们会经常跳槽,不像中国这样具有隶属关系。他们那边的运动员培养也大都自己出钱,个别会是城市的体委出钱。少数运动员国际上出了成绩,才会从国家体委得到奖金。

广州钢化玻璃厂
氟碳铝单板
泥鳅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