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永镇仙魔 第九百一十章 深埋的凶兽

2020-01-14 11:23: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永镇仙魔 第九百一十章 深埋的凶兽

当端木骨看到陈羲的时候,神情显然变了一下。但是很快,他的脸色就恢复了那种冷傲的漠然。也许就算是神域的人,真正了解端木骨的也没有几个。他始终都在天空之城里监视着半神世界,协助徐绩展开那庞大的计划,而且还是徐绩身边最重要的人之一。

陈羲却亲眼看到过,端木骨击杀了魔族四大长老之一。

而在看到端木骨的那一刻,陈羲心中始终存在的担忧终于印证了。

这件事陈羲他们回来之后曾经商议过无数次,每个人心头都蒙着一层阴云。那就是费清。

费清是比陈羲他们先一步¥¥¥,≡.↑.≠回到神域的,陈羲在天启山上说服了费清,费清离开徐绩之后就赶回神域去保护人女。然而陈羲在真神世界穿过层层凶险见到了人女之后,人女并没有提及费清。后来陈羲又问过依云,依云也根本就没有见过费清。也就是说,费清失踪了。

陈羲他们回来的时候,在穿过黑金山的密道里还见到了费清留下的字,费清还为了保护陈羲他们在密道外面加了一道封印。当时陈羲以为费清已经顺利回到真神世界了,毕竟费清的实力也不容小觑,又或者费清有什么秘密的回到真神世界的办法。

然而进入真神世界之后,陈羲的担忧就越来越重了。在真神世界他见到了被囚禁的迦楼,而迦楼也没有见过费清。

现在陈羲看到了端木骨,而且端木骨显然已经不认识自己了。所以陈羲不由自主的想到,费清可能也和端木骨的遭遇一样,被烛离以一种不为人知的办法擒住,然后变成了烛离的打手。所以陈羲担心的是,现在费清是不是也和端木骨一起下来了,正在朝着天钥城而去。

如果费的成了烛离的打手,那么天钥城那边就危险了。以迦楼,藤儿,和依云三个人联手,也就是勉强能抵挡费清,毕竟费清回来的时候伤的很重。

可是端木骨此时看起来却强悍的一塌糊涂,也就是说,烛离有能力让端木骨那么重的伤势在很短的时间内复原,费清也一样。

想到这里,陈羲的心情就无比的沉重起来。

“端木骨。”

陈羲叫了一声。

端木骨皱眉:“端木骨是谁。”

陈羲问:“那么你是谁。”

端木骨傲然道:“我是天使,上天的使者。”

陈羲冷哼:“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看来烛离的手段还真是很强啊。不过不管你有没有记住自己的名字,现在我都要告诉你,你叫端木骨,你是明威殿的次座,你曾经为了守护神域而和虫子浴血奋战。如果你还有一丝明智,那么就仔细看看,你和那些虫子到底是不是一路的!”

端木骨道:“我和那些虫子当然不是一路的,它们只是低级的士兵而已,而我是高等级的天使,地位仅次于烛离殿下。”

陈羲手里的天戮剑一转,然后腾空而起:“想不起来,那我就把你打醒!”

“狂妄!”

端木骨怒斥一声,手里的大枪朝着陈羲遥遥一指。陈羲侧身避开,一道枪劲擦着他的身子激射而过,将大地犁出来一条深沟,大土浪翻腾的场面,就好像一条巨长无比的打神鞭打在了大海上,海浪往两边翻滚一样。

陈羲避开之后,手里的天戮剑向上一扫,剑意横扫而出。端木骨将大枪横陈在自己身前,枪身上一股浩然之力荡漾而出,将剑意挡在身外。剑意和枪劲相撞,天空都变得扭曲起来。

端木骨和魔族四大长老之一交手的时候,就因为双方的实力太强大,将天空扭曲,出现了无数的黑洞,其中最大的一个黑洞甚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吸过来一颗巨大的星球。然后所有的黑洞互相吞噬,形成了让人无比震撼的场面。那样的强者之间的战斗,用毁天灭地四个字都不足以形容。

现在,是陈羲在和这样的强者战斗。

虽然陈羲的分身聂贤吸收了雷池之力,而且进一步淬炼了肉身,让陈羲的实力达到了一个新的境界,但陈羲比起巅峰期是的端木骨来说,显然还差了不少。

这是陈羲有一次和比自己强大的人战斗,以往陈羲即便面对这样的场面也不曾失去过信心,然而这一次,陈羲的心里其实并没有把握。端木骨太强,陈羲甚至觉得端木骨的实力还在费清之上。

可陈羲没有退路,没有选择。

唯有一战

当的一声!

端木骨的大枪横扫过来,陈羲用天戮剑挡了一下。天戮剑被压的弯曲了一些,而陈羲的身子则被大枪上的力度直接震飞了出去。两个人的实力差距还是太大了些,即便陈羲靠着精妙绝伦的算计和冷静的头脑可以坚持,但是双方的力量一旦实打实的接触,陈羲的弱势就显现出来。

若非陈羲肉身上的强悍弥补了一些差距,这一击弱势换做和陈羲实力相当的修行者,可能肉身都已经被端木骨大枪上的力道震碎了。

陈羲向后疾飞的同时调整着自己被真乱的内劲,胸口里那种翻江倒海一样的痛楚却压不下去。以他的修为之力根本无法消弭端木骨枪上的力量,靠肉身硬生生的承受下来,那种感觉比人无法体会的到。

“弱小。”

端木骨冷哼一声:“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你以这样的境界就敢和我交手,就敢主动挑衅我,这种行为在我看来却不是什么勇气的体现,而是愚蠢。我知道你故意把我引过来,是想保护你的余孽同伴,但是依然难以掩饰你的愚蠢。如果在我进攻天钥城的时候你选择逃走,那么你可能会多活一会儿。”

陈羲咬着嘴唇说道:“那么你呢,当初在魔域天启山的时候,你和魔族大长老之一死战身负重伤,面对虫子的进攻,你为什么要冲上去而不是逃走?”

端木骨的眉头皱了皱:“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你认错人了。我是天使,是代表着上天意志的使者。那些虫子是我手下的士兵,是为了执行天之戒律而出动的大军。而你们都是反叛天道的逆贼,我的使命就是铲除你们,一个都不留!”

他将大枪斜着指向天空:“天道为尊,任何人得不到天道的承认,就是异端,就要被灭除。”

陈羲喘息着,同时仔细观察着端木骨,因为看不到端木骨的背后,所以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从端木骨的举动来看,应该是和那些八翅神仆的遭遇差不多。或许此时就在端木骨体内,也有一种能控制人神经的虫子存在,而且这种虫子,比控制八翅神仆的虫子要强大的多了。

陈羲知道自己硬碰硬和端木骨打下去,只怕一分胜算都没有,唯一的机会就是找到端木骨的破绽,那个虫子在什么地方。

“你确定自己是天道的使者,而不是虫子的奴隶?”

陈羲指着端木骨问:“你敢伸手摸摸自己的脖子后面吗?看看是否有一只恶心的虫子寄生在你体内?你根本就不是什么天道的使者,你只不过是被虫子控制了而已。你叫端木骨,你曾经和虫子血战,现在的你却成为虫子的奴仆。”

“闭嘴!”

端木骨冷冷的说道:“天道的传人,烛离殿下曾经说过,你们会不顾一切的诋毁天道,看来她说的没错。”

他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后颈:“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以为我不敢去摸?我告诉你,烛离殿下早就告诉过我了,我体内的东西,是为了更好的感知天道旨意才会存在的。你们这些龌龊的存在,天道不容。”

他猛的冲过来,大枪砸向陈羲的胸口。

陈羲靠着肉身强悍,在速度上勉强可以和端木骨抗衡,但是力量上,差距无法弥补。

他只来得及用天戮剑挡住这一枪,大枪的枪身拍在天戮剑上,陈羲手臂的力度不足以挡住这一击,所以天戮剑又拍在陈羲的胸膛上。

噗地一声,陈羲的胸口就塌陷下去一块,一股血从他嘴里喷出来。

“你所说的一切我都不相信,因为你们的诡计和谎言,烛离殿下之前就已经告诉过我了,你的每一个字,烛离殿下都预测到了。”

端木骨冷声说道:“她说,你见到我的话,会谎称你认识我,说我曾经是你们的朋友,会怂恿我和你们一起反抗天道。看看你们多么的弱小愚蠢,你们的一切都在烛离殿下的预料之中。现在你还有什么要说的?是不是有一种所有的阴谋诡计全部落空的挫败感?”

“那么,接下来你的挫败感会更深重的。”

端木骨继续向前,大枪上炸起来一股澎湃激荡的力量,陈羲的剑意和这股力量一接触就溃败了。陈羲的身子再次被炸飞了出去,后背重重的撞击在地面上。他身体四周的泥土被炸飞起来,好像一枚核弹在地面上炸开一样,土浪向四周翻滚,地面上出现了一个直径超过几百里的大坑。

“受死!”

端木骨从天空俯冲下来,然后一枪戳在陈羲的胸口。

陈羲将天戮剑挡在胸前,大枪的枪尖随即戳在天戮剑上。当的一声,陈羲的身子继续向下沉,那浩瀚狂暴的力量将四周清空,就连苏不畏的尸体都被激荡了出去,然后随着那些泥土翻腾,最终化作了飞灰。端木骨枪身上的力量太过狂暴,以至于陈羲的肉身都快承受不住了。

这力量击穿了陈羲的身体,又向大地伸出直刺出去。

土浪翻腾的卷向了几百里外的一座大山,那是从黑金山上挖掘下来的黑金堆积而成。当端木骨的力量撞击在大山上之后,那巍峨的山峰随即骤然崩塌了。

陈羲感觉自己的身体漏了一个洞,力量正在从这个洞往外流失。

劫神体的血脉之力开始澎湃起来,将这种伤势填平修复。而就在此刻,陈羲隐隐感觉到,一头凶兽被端木骨狂暴的力量激醒了,正在缓缓的睁开双眼。

安庆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天津市三潭医院预约挂号
贵州治疗睾丸炎方法
河南治好癫痫病花多少钱
新疆公立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