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绝品邪少 第5634章 枪声

2020-01-14 09:24: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品邪少 第5634章 枪声

小红鸟兀自不肯住手,奋力的扒着甄志卓的头发,勤恳的像是最敬业的工人。

眼看着甄志卓就要被扒光头发成了秃驴了,甄志卓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冲着江静白苦苦哀求。

“甄志卓……小红你住手吧。”

江静白想说什么,但是嚅喏了一下,终究没有说出来,她本来想要嘲讽几句,可看到甄志卓这副凄惨、悲凉、软弱的样子,不知怎的也没有了兴趣。

小红鸟又狠狠的拉下甄志卓的一缕头发,得意洋洋的像是一淘气的孩子。

它飞回江静白的肩膀,嫌弃的吐掉嘴里的头发,看着甄志卓的惨样子,张了张翅膀,鸟喙张开,露出红舌头,像是在大笑。

“叮铃铃……”

江静白的响了,她拿起,看着摇晃的挂件,眼神一暗。

这只挂件是甄志卓第一次送给她的礼物,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从那个时候起,甄志卓就开始算计自己了。

她深呼吸一次,让小红鸟咬断结实的绳子,抓起那只陶人狠狠的砸到甄志卓的脸上,愤愤的转身就走,再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

“甄志卓,你走吧。叶无缺给你吃的只是普通的山楂丸而已,并不是什么毒药,也没有什么毒药。你不会死,但若是你继续做蠢事的话,不用别人光小红就能够让你感受到千刀万剐的痛苦。”

江静白的声音森寒了几分,这是她第一次说出如此冰冷凶煞的话。

小红鸟站在江静白的肩上,盯着甄志卓,微微张开翅膀,竖起翎羽,发出阵阵尖利的尖啸声,似乎在配合江静白威胁甄志卓。

“喂,姐救命啊。我给老爸给禁足了,都快要闷死了,我活不下去了。那个戴着啤酒瓶子底的家教实在是太闷、太古板了,我真的没办法活了,你赶快过来吧,否则我真的要被闷死了……”

江静月的声音从那端传来,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她不住的抱怨着闷,气急败坏的撒着娇。

不知不觉的江静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心中有一道暖流流过。此时,亲人的声音是那样的动听,即便只是一些唠唠叨叨的话,也让人心中一暖。

“江静白你竟然如此羞辱与我,真的当我甄志卓是好惹的么?没毒?怎么可能没毒?我整天都承受锥心蚀骨的痛苦,怎么可能没毒?江静白你让我收到这种侮辱,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甄志卓红着眼睛,看上去十分的凄惨,他颤颤巍巍的将袖口里的手枪拿出来,对着江静白的背,愤恨的扣动了扳机。

“嘭――”

甄志卓手中的手枪一震,枪口中火舌喷吐而出,江静白全身一震,手中的跌落在了地上。

“刺啦”叶无缺的车子停了下来。

叶无缺也被枪声下了一跳,慌慌张张的推门下车,拼尽全力冲了上来,他的速度极快,整个人都成了一道幻影。

甄志卓本想冲叶无缺开枪,可是根本没办法瞄准叶无缺。

叶无缺含怒出手,冲上来一把就卸了甄志卓的手臂,将其踹翻在地,几巴掌就招呼了上去,几颗牙齿混合着鲜血吐了出来。

甄志卓昏死了过去,叶无缺连忙跑过去看跌倒在地上的江静白,他心中抽搐,抱紧惊惧被问道:“静白,静白你怎么样了?对不起,我来往了,我这就送你去医院。”

“叽叽……”

小红鸟叫了几声,紧接着有金属撞击地面的声音响起。原来是小红鸟急于邀功,将嘴里的弹头给掉了下来。

它扇着翅膀,用小爪子抓起弹头,提到叶无缺的眼前,一双黑宝石一样的眼睛里满是自傲之色。

叶无缺大喜过望,甚至没有想到小红鸟竟然厉害到了如此的程度,连子弹都能够抓到。

“小红,你真的太棒了。”叶无缺赞了一声,摇晃起江静白来,原来江静白听到枪声响之后,竟然吓得晕了过去。

“喂,喂?姐你怎么了?我为什么听到了枪声?喂?姐你怎么样了?你没有事吧?姐,你倒是说话啊,急死人了,姐你的保镖呢?都死哪里去了?”

江静白的中,江静月的焦急的火烧火燎的声音传来,十分急切担心。

叶无缺听得满头黑线,什么叫做保镖都死哪里去了,他抓起回到:“江静月是吧?你姐姐没有事儿,刚才的确是枪响,但是并没有打中你姐姐,你姐姐只是惊吓过度,暂时晕过去了而已,你不用担心。”

“叶无缺你这个混蛋,你是怎么保护我的姐姐的?怎么会有枪击?你这个流氓,废物,你给我等着,等着我过来踢你的屁股……”

江静月怒火冲天,冲着叶无缺发大火,声音高的叶无缺都不得不将远离自己的耳朵,最后他实在是受不了了,于是挂断了。

江静月还在锲而不舍的打着,叶无缺也不去接,抱着江静白呼唤了两声,见她不醒来于是伸手准备掐其人中。

他的动作一顿,心中突然略微有些紧张了起来。

美人在怀,温香软玉,江静白的身体柔软的像是没有骨头一样,即便是隔着一层衣物,叶无缺能够感觉到她肌肤的柔滑度和惊人的弹性。

叶无缺深吸一口气,觉得鼻息间满是淡淡的清香,那是江静白的体香。

再看昏迷的江静白,眉目悠然,眉梢紧皱,眉宇间满是委屈,让人忍不住想要呵护她,想要为她遮风挡雨。

她红唇诱人,吐气如兰,让叶无缺心里痒痒的。

叶无缺恨不得时间停止在这一刻,这样就能够多抱抱怀中的人儿了。

不过,救人要紧叶无缺轻轻掐了一下江静白的人中,运起一丝内力,混合着自身强大旺盛的气血,渡入江静白的体内。

江静白被叶无缺内力和气血一激,幽幽醒转。

她看了叶无缺一眼,抱着叶无缺的脖子就呜呜哭泣了起来,哭的伤心而委屈,像是受了莫大委屈的小孩子一样。

叶无缺没有说话,托着江静白的背,轻轻的摸着她的短发,动作十分的轻柔。

“你为什么现在才来啊,我好怕,我真的好怕啊,我还以为我要死了,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坏人,笨蛋,你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为什么没有保护好我啊。”

江静白哽咽道,语气中没有多少的埋怨,更多的是委屈和心疼。

仁爱医院王万朵
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
长沙妇科医院那个好
深圳妇科医院排行榜
锦州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