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人皇纪第一千零二十五章宋王的忧虑

2020-01-22 21:33: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人皇纪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宋王的忧虑!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一场廷争,从上午一直持续到了傍晚,争论前所未有的激烈。而到了入幕时分,一架衮龙的金黄色马车,从皇宫的拐角驶了出来。马车上,宋王忧心忡忡。

“殿下,怛罗斯的事情不顺利吗?”

一旁,老管家双手拢在袖里,关心道。以往的时候,宋王也有朝堂上不顺的时候,但是很少像现在这样忧心忡忡。

“嗯。”

宋王点了点头,在老管家面前并没有隐瞒。

“殿下放心,怛罗斯的事情一定不会有事的,齐王以往也反对过,不一样通过了?”

老管家宽慰道。

“唉!”

听到这句话,宋王终于忍不住长长的叹息一声:

“如果仅仅只是齐王作梗,鼓动大臣在廷堂上反对,那样反倒简单了。但是这一次不同,这一次反对的并不是齐王,他仅仅只是从旁辅佐。真正反对的,乃是大唐的文臣!”

嗡,听到这句话,老管家怔了怔,瞬间沉默了。文武之争,哪怕老管家对于朝堂上的事情一向很少关注,也知道这是比党争还要厉害的政治斗争。如果反对出兵的不是齐王,而是朝中的文臣,那这件事情的性质就完全不同。

耳边只听宋王的声音传来,声音凝重无比:

“大唐承平几十载,众人已经越来越习惯这种平和的日子,对于战争也越来越厌恶,我只担心这一切仅仅只是开始。”

……

朝堂上的争论越来越激烈,而随着这场争论,大食这个名字,在整个中土大唐街头巷尾也越来越耳熟能详,大食、乌斯藏、西突厥以及怛罗斯这些名字,越来越频繁的出现在酒楼茶肆之中。

而当整个京师还在讨论大食等三国联盟的时候,一只金色脚爪的猎隼鼓动着翅膀,有如闪电般飞往大唐的东北方向。数日之后,幽州营地,安东都护府中,张守珪盘膝坐地,手掌一伸,便从侍卫手中接过了那封京师来信。营帐里静悄悄的,四周围所有的文武幕僚,目光全部集中在这个大唐东北神一样的男人身上。

“哈哈,一帮犬儒,没有军人的征伐,哪里来的大唐承平,怛罗斯的那个小子失算了,如果这一战他失败了,说不定朝廷还会立即调拨兵马,但是他偏偏胜利了,现在想要朝廷调拨兵马给他谈何容易。”

“大人,怛罗斯的事情现在在京师中闹的沸沸扬扬,王冲和高仙芝在信中说,大食人有四十万兵马,即将兵临怛罗斯,并且一旦胜利,后续还会有源源不断的兵马,蜂涌而来,一个大食真的有这么多兵马吗?这件事情真实性到底有多少?”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安东都护军副将赵堪突然开口道,神色极为恭敬。

“当然是真的!”

出乎预料,张守珪连想都没想,就确定道:

“当年我镇守陇西,也曾听闻过,大食人性情凶猛,喜好征战,葱岭以西的国度已经被他们征服了不知道多少。当时,我也私底下派人去搜集过一些情报,知道传言非虚。所以当时我就判断,一山不容二虎,未来大食和大唐之间必有一战!朝廷里面都以为高仙芝和那小子夸大其辞,不过我却知道,他们绝对没这个胆子。——欺君之罪可非同小可!”

营帐里,幽洲众将一个个都呆住了。

现在的怛罗斯,地域遥远,那里的情况现在整个朝堂里都是云里雾里。谁也没有想到,虽然远在东北,相差十万八千里,但是自家都护大人却对那里了如指掌,洞若烛火。不过很快,众人就反应过来:

“嘿嘿,以高仙芝和王冲现在的状态,他们现在的兵马绝对不超过六万,如果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大食四十万大军席卷而来,没有朝廷的援兵,他们岂不是必死无疑?”

“哼,这怪得了谁?高仙芝一个后生晚辈,资历和武功根本没有办法和咱们大人相比,但只不过打了几场胜仗,就敢妄称战神,自以为能和大人平起平坐。也不想想,大人的功绩岂是他能比的。还有那个小子,仗着是将相之家,居然敢在京师当中顶撞都护,真是狂妄至极!这一次怛罗斯告急,我倒要看看,他们以后还凭什么跟大人斗!”

“哈哈哈,这就叫咎由自取!”

……

营帐里,众人都是阵阵冷笑,一脸看好戏的神色。不管高仙芝还是王冲,对于安东都护军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高仙芝向来对张守珪没什么敬重,而王冲更是上次在京师,击杀了阿史那·崒干,令大都护颜面尽失,众人对这二人哪里有什么好脸色。

张守珪坐在营帐内,一只手叩着桌面,笑而不语。

“报!”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突然传来。声音未落,一名安东都护府的传令兵双手捧着一封信笺,快步走入营帐内,单膝跪地:

“都护大人,怛罗斯之城来信,请大人过目!”

“嗡!”

声音一落,整个营帐内一片死寂,针落可闻。所有目光全部望向营帐内的那个传令兵,就连张守珪也不禁眉头挑了挑,下意识扭过头来。

怛罗斯是化外之地,根本不属于大唐统辖,如果是在数个月之前,恐怕没有人知道那里,但是现在,就连远在幽州地界的众人,都知道了。

“大人,怎么回事?怛罗斯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写信给我们?”

张守珪座位右侧,一名相貌威猛的胡人,穿着白色衣袍,突然皱着眉头道。

和营帐内的其他人截然不同,他有着一双雪白的卧眉,在整个幽州地界,几乎没有人不认识他。

白真陀罗!

张守珪麾下的名将,是张守珪在幽州地界招纳的胡人猛将,准将级别!极有统兵作战能力。

其他众将看着张守珪也沉默不语。

“嗯,有什么图谋,打开信看一看不就知道了。”

张守珪洒然一笑道,一边说着,一边朝下方的传令兵招了招手。

很快,张守珪从传令兵手中接过信笺,快速浏览了一遍,脸色迅速变得古怪起来。

“哈哈哈,有趣,有趣!”

张守珪突然一阵大笑,把营帐内的众人吓了一跳。

“大人,怎么了?”

白真陀罗道。

“呵呵,真是有趣!在怛罗斯的那个王家小子,居然来信向我求援,想让我派出一支兵马,助他一臂之力。”

张守珪哈哈大笑道。

“什么!”

“帮他们,怎么可能?他们是得了失心疯吗?”

“真亏他们想得出来,让我们安东都护军支援他们,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

一石激起千层浪,营帐内,所有人都惊呆了。前脚才刚刚提到王冲和怛罗斯众人,后脚就收到了他们的求援信。这也太讽刺了!

张守珪神情微妙,没有表态,只是淡淡一笑,将手中的信笺递给了白真陀罗和营帐内的众将。

“赵堪,白真陀罗,你们传阅一下,说说看,这件事情你们怎么想?”

白真陀罗怔了怔,下意识接过信笺,和营帐内的众人传阅了一遍。

“大人,我觉得这封信不用理会。怛罗斯的事情自有朝廷去处置,根本轮不到我们发言。而且幽州和怛罗斯距离遥远,高仙芝和那小子就算要请求援军,也不应该是我们,更不用说大人和他还有仇。”

白真陀罗看着信笺想也不想道。

怛罗斯现在危险重重,无论如何,安东都护军都不应该是王冲他们的求援对象。

“赵堪,你的看法呢?”

张守珪微微一笑,看向一旁的副将赵堪。

“大人,末将和白真陀罗的看法一样,这封信,属下认为根本不用操心。我们当从来没有收到过就可以了。”

赵堪道。

营帐内,众人都点了点头,显然和赵堪、白真陀罗一样的看法。张守珪和王冲本来就有过节,更不用提王冲的爷爷王九龄当初还弹劾张守珪,要不是他,张守珪说不定现在已经坐上宰相的位置了。

“嘿嘿!”

张守珪右手在桌面上轻轻一叩,突然说出一番令所有人错愕不已的话来:

“赵堪,白真陀罗,你们跟随我多年,从很久以前,你们就已经踏入准将级别,但是直到现在,你们依然还是这个级别。而那个王家的小子,不到一年就已经坐上碛西大都护的位置,知道你们和他差在哪里吗?”

“大人!”

营帐里,所有人都呆住了。赵堪和白真陀罗也是一脸错愕,他们本来以为都护大人和王家以往有过节,这一次不论从哪个方面看,都不会帮他。但是现在看起来根本不是如此。

“我和王家那小子,还有王九龄那是私仇,私下见面,我就算杀了他都不过分,但是王家那小子是以公事相求,为的是江山社稷。我如果这个时候因私废公,拒绝他,岂不是证明我张守珪气量狭小,连王九龄的一个孙子都比不过,也间接证明了王九龄当年的话是对的。”

“而且,怛罗斯不出事还好,一旦出了事,日后追究起来,王冲向我们求援,但却被我们拒绝的事,你们以为瞒得过朝廷和圣皇吗?”

张守珪道。一句话说得营帐内的众人鸦雀无声,一个个呆若木鸡。众人只想着安东都护军和王家有过节,却从来没有想过这一层,跟随张守珪多年,从他口中也隐隐知道圣皇的一些行事风格,这件事情日后如果泄露出来,恐怕非同小可。

“可是大人,那小子多次顶撞大人,难道我们真的要被他要挟出兵吗?”

赵堪和白真陀罗道,两人都是一脸的不甘。

武汉肛肠医院电话号码
浙江省复员退伍军人精神病疗养院怎么样
防城港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岳阳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湖北癫痫病权威医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