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那朵美丽的雪绒花

2020-01-14 01:39: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三年前,我来到这座城市打工,那时候阿英在一家大型超市作售货员,我则去了一家快递公司。快递公司的仓库与超市很近,在一次公司组织的交友联谊会上,我认识了阿英。阿英也是外地人,相似的人生经历,使我们很快地就走到了一起。

城市的生活成本很高,凭我和阿英的微薄收入,我们只好在这家超市附近租了一间由杂物房改造而成的单间。虽然住一块,但我和阿英都没敢把这事给家里人说。

每天工作忙完,要很晚才能回到单间与阿英在一块。十几平米的房间,分割成厨房、卫生间,配有一张双人木床和一个衣柜,虽然条件简陋,但能和阿英在一起我感觉很满足了。

临近春节,对于普通人来说,本该是欢天喜地、置办年货的日子,但对于我和阿英来说却是工作最忙的时候了。我在外面骑电瓶车东奔西跑地送快递,一箱箱的包裹在仓库里堆得跟小山似的。阿英则是常常加班到深夜。

这天,好不容易干完一天的活,我回到屋里,躺在床上不知不觉就睡过去了,连阿英什么时候回来我都不知道。

“嗨!醒醒!”,阿英在被窝里推着我的肩膀,像有什么话要说。

“什么事啊!”,我埋怨道。

“你看咱们这几年都没回去了,我爸打来电话,问我今年回不回去过年?”。

本来睡意正浓,陡然听见阿英问起回不回老家,心里一激灵,打了一冷战。说实话,春节了谁不想回去看看老爸老妈,可是想到这么远的路程,这要是请假的话,不要说加班费,可能连当月的工资都保不住。心里矛盾着正不知该如何回答。

阿英又推推我说:“你倒是说话呀!”,还用手使劲在我背上扭了一下。

“哎哟!”,痛得我叫出声来。

出来打工,三年多了一次都没回去,感觉真有点对不起家人。阿英还有个妹妹阿彬,在另一座城市读大学,阿英每个月的工资除了留出生活费,其它基本都寄给这个妹妹了。我的工资全部交给阿英,由她保管好,留着将来咱们结婚用。

“再多想想吧!……”我有气无力地说道。我转过头去,对阿英爱理不理。

我关掉床头灯,黑夜再次降临我们的小屋,屋外有灯光透过窗帘间的空隙照在床沿上,树叶落下的影子也在晃动不已。这一晚我再也没睡着了,迷迷糊糊地好像听见阿英低低的哭泣声。

……

每天的生活都是排得满满的,没有留给人们多少思考问题的时间。回到屋里,要不要回去?这个看似不问自答的问题次次都进入我的脑袋里转来转去,很是让人不得安心睡眠。

不忍心带着阿英和我一块在这座繁华的都市受苦,所以,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在这座城市里有自已的房子。房子不一定很大,但可以载住自已的爱情,像是护城河,像是城墙,把我和阿英的爱情牢牢地保护起来,让爱情延续成永远的神话。

我不舍得花掉我们辛苦赚到的每一分钱,我要让每一分钱都凝聚起来,汇集起来,直到我和阿英的爱情堡垒能够矗立起来。

以后的每个晚上,我都好象听到了阿英偷偷哭泣的声音,那声音在我脑中不停地盘旋,一声声都让我心碎。

我最后答应了阿英,那就回去吧!回老家看看父母,毕竟那是生我们,并把我们养大的最亲的人啊!

我对阿英说,咱们现在不是还没打证、结婚吗?为了节省费用,避免两头跑的花费,不如咱们各回自已父母家,看望各自的父母好了。阿英不情愿地低着头扭到一边,过了好一会儿,“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日子过得很快,临近大年三十,下起了鹅毛大雪,纷纷扬扬的雪花飘洒下来,漫天飞舞,蔚为壮观。街道上已很有些过年的气息了。很多单位的大门都挂起了“欢度春节”四个大字。道路两旁的绿化树上也挂起了许多彩色的小灯泡,闪烁不停。远处,不时传来鞭炮爆炸的声音。

我给阿英买好了回家的火车票,我把车票放进内衣的口袋里,这让我感到非常惬意。但愿这车票可以带阿英回到她深爱着的父母身边,解一解思念亲人的苦痛。

“你的票呢?”阿英一脸疑惑,当我票交到阿英手上时,“不是说好了,你也回去的吗”,阿英问。

“你放心好了,我反正坐汽车回去,到时在路边拦一辆大巴就好了,那样省钱,傻妹子!”。

“哦……”。

我心里暗自得意,心里的小秘密可不能告诉她。

“阿英,你放心回去吧,顺便代我向你家人问好。”我对阿英说。

……

阿英回老家的日子终于到了。我和阿英一块收拾好行李,我也把自已的行李打了一个包,先送她来到火车站。

在检票口,我看见阿英兴奋的脸上,红艳艳的,像是开满了鲜花的山岗,美丽极了。

火车开动了,阿英也该上了车,随着远去的列车离开了吧!我心里默默念着。

我没有告诉阿英,为了省钱,我情愿留下来,要知道春节加班那至少三倍的加班工资啊!只要好好干,还可以把阿英回家探亲的钱给赚回来。

出了车站,外面的雪下得更大了,白茫茫一片。几个清洁工人在用铲子清理地上的积雪。

我拖着行李,回到我的杂物间兼卧室,静静地躺在床上,窗外有几片雪绒花飘了进来,带来一丝丝凉意。

屋子里是冰凉的,我拿出手机,想给阿英发几条短信,我想她在回去的路上,说不定会很寂寞。

……

“嘟、嘟、嘟”,敲门声。

奇怪了,这个时候,还有谁会来呢?同事或者朋友要不是加班送包裹,就是回家准备年货去了,谁还会在这个时候串门,我自言自语地说着。

“嘟、嘟、嘟”,敲门声更响了。

“谁啊?”我大声问道。

“是我。”

是阿英的声音,没错,是阿英的声音。惊得我赶紧从床上崩起,冲到门口,把门打开。

“你没走啊!”,我看见阿英站在面前,感到很是吃惊。

“当然是我了,我没上车,我把票退了,所以回来晚了,怎么样,吃晚饭了没?我带了几个熟鸡蛋,吃吧!”阿英微笑着看我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说道。

我一把抱住了阿英,泪水忍不住地滑落了下来。

共 216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打工族未婚拼住现象极普遍,不但相互照顾,还有了温存,节省了费用。为了爱情,为了有个自己的家,俩人努力工作,尤其春节说好回老家过年,但为了能多积蓄些,瞒着对方悄悄留下来,然不谋而合,俩人在租屋拥抱在一起。作品再现了打工者的艰辛生活和纯洁的爱情,感人至深。欣赏佳作。 【微编 王老大 】

1 楼 文友: 201 -11-22 15:5 :05 欣赏佳作,期盼精彩!

汕头华美医院专家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看病好不好
吉林哪家银屑病医院看的好
南充儿童牛皮癣医院
黑龙江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