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符文猎手 第三十五章 魔术和炼金

2020-01-14 18:51: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符文猎手 第三十五章 魔术和炼金

在与罗拉娜见面之前,蒂雅娜曾经在私下里问埃尔,是否了解那位大小姐的真实意图。(最新章节阅读请访问)对此埃尔坚定不移地摇头。在处理洛克家族的问题上,他认为罗拉娜提出的方案是最便捷的解决方法,快刀斩乱麻不留后路。至于大小姐隐藏起来的目的,如果她自己不愿意说的话,他才不愿意谋杀自己的脑细胞。

“事实上,最合适的方案,应该是对洛克家族恩威并施,并分出一部分权力来换取他们的支持。”蒂雅娜的语气非常严肃,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

“虽然这所谓的领导权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我们为什么要和那些人渣妥协呢?”埃尔对此赶到十分迷惑。

“没错,这种权力确实没有什么意义,洛克家族真正想要的是保持自己的地位与尊严。我们对他们的让步,会换来雷纳德真心实意的效忠,在掌握权力的同时,他们也必须承担起相应的。和我们这些没有身份的落魄者相比,他们这些专业贵族的身份在未来会给流亡者带来很多便利。”蒂雅娜耐心地解释道。

“原来你想让他们背黑锅挡枪啊,这也称不上什么高尚的行为吧?”埃尔笑道。

“我是不择手段,而那位大小姐是毫无底线。”蒂雅娜很认真地反驳道:“我不知道罗拉娜有什么计划,但仅以她走出的第一步棋来看,可以推断出来的后续发展已经十分危险。”

“拜托,请用我能理解的方式解说一下吧。”埃尔嬉皮笑脸地哀求道。

“她的方法是利用米哈伦的存在恐吓洛克家族,这样做虽然确实能得到我们想要的结果,但也必然会将雷纳德与洛克家族成员之间的关系撕裂,从而将洛克家族的力量一分为二。在洛克家族以雷纳德为中心的时候,他们是一个利益集团整体,但是一旦分裂,就会产生无法预计的内耗成本……而这正是我们当初极力想要避免的局面。”

“我听得头都大了……”埃尔翻着白银叹了口气,举起手示意自己投降:“你们还是坐下来慢慢研究这个问题吧,我不想管也管不了,到时候告诉我敌人在哪里就好。”

罗拉娜苏醒之后依然居住在灰地精的马车上,或者说这本来就是属于她的财产,现在只是暂时归于军队编制。(最新章节阅读请访问)听到蒂雅娜要来正式拜访的消息,她早早地来到营地门口,提起裙角摆出最标准的淑女待客礼仪。

感受到空气之中若隐若现的修罗场气息,埃尔背后早已被冷汗浸透。他在两个人互相正式介绍之后,立刻以整备军务的借口,毅然决然地逃之夭夭。如果换做另外一个不明真相之人,或许还会对两位少女的茶会抱有兴趣,而他却深知这两头披着人皮的怪物有多么可怕。

“将军大人,据我所知那两位小姐似乎都曾经和领主大人的关系十分亲密,莫非她们也是领主大人临终前的托付吗?”帕兰蒂寸步不离地跟在埃尔身后,语气怪异地问道。

“啊哈哈……所以说你表哥就是作死的榜样。”埃尔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拍拍帕兰蒂的脑袋,语重心长地说道:“记住我的忠告,千万不要相信那两位小姐嘴里面说出的任何一个字,哪怕她们说太阳会在白天出来,你在心里也要留一份质疑。帕兰蒂,你是个好孩子,千万不要跟她们学坏。”

帕兰蒂面无表情地哼哼了一声,算是做出了回答。虽然看上去她明显没有把埃尔的话放在心上,但心情似乎好了许多。

“既然那两位小姐有那么坏,您为什么还要与她们纠缠不清呢?”她抿着嘴小声问道。

“咳咳……这是感情的羁绊,等你长大了才能明白。”埃尔尴尬地咳嗽了一声,转过身飞快地逃开。

出乎他意料的是,蒂雅娜和罗拉娜的会面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仅仅过了不到十分钟,两个人便有说有笑地走了出来,变得亲密如同姐妹一般。躲在远处偷偷观察的埃尔当然不会轻易相信两个人这么容易就达成和解。不过聪明人的想法一向很难猜测,表面笑颜如花背后往死里捅刀子的也不少见。

在他的印象之中,蒂雅娜和罗拉娜的行事风格迥然不同。魔术师少女会并不会隐藏自己的目的,但对于具体的手段却往往讳莫如深,就像是表演魔术一样。看魔术的人知道下一刻纸牌就会消失,却看不穿魔术师的手法。

就比如在第一次地行者入侵结束后,伊斯塔伦军营爆发的亡灵事件,虽然在现场找到了诅咒教派的作案证据,但对蒂雅娜了解颇深的玛丽薇安和埃尔都知道,这件事和蒂雅娜绝对脱不开关系。只是没有人能解释光魔术师如何操纵亡灵,因此最后才不了了之。

至于罗拉娜的行事风格则是另外一个极端,她不介意把自己的计划明明白白地放在你面前,但就算这样你也根本搞不懂她的真实意图。这就像是炼金术士把他所需的材料、步骤和配方都摆在你面前,但不到最后一刻你都搞不清楚她做出来的是什么东西。

众所周知,炼金术士的作品一贯利润回报丰厚,但也伴随着巨大的风险,稍有不慎就容易把自己也搭进去。

如果斯奈克伯爵与安托尼奥的斗争仅仅停留在常规力量的层面上,那螳螂捕蝉的大小姐毫无意外地会成为最后的赢家。然而世事无常,在命运道标的影响下,她最终还是玩脱了。

正如蒂雅娜所说,她是不择手段,而罗拉娜毫无底线,这句话总结的非常精辟,但仔细想想,又很难说究竟谁更恶劣一点。

两个人会谈的成果之一,就是在当天的流亡者会议上,罗拉娜正式以学生代表的身份列席其中。

出自于伊斯塔伦公立学院的学生群体原本是蒂雅娜下辖的势力范围,在这批学生之中,不乏能够简单施法的魔法学徒,以及掌握高等知识的人才。虽然在当前这种局势下,学生们的能力优势难以表现出来,不过谁都无法否认他们对于这个集体的重要价值。

但相对蒂雅娜名誉教授的身份而言,罗拉娜作为五年级首席学长,在学生群体之中的威望远超乎外人的想象。由她来领导指挥,才能发挥出学生们的真正力量。

不过也正因为这样,罗拉娜在会议上理所当然地被划分为蒂雅娜的亲信阵营,站在了埃尔的对立面上。

对于这种微妙的改变埃尔倒是不怎么在意,如果罗拉娜能够真心实意地与蒂雅娜配合,就算有十八个洛克家族也会被她们玩死。他真正担心的是罗拉娜重伤初愈的身体,能否承担起流亡者队伍千头万绪的工作。

“没有问题啦,学生代表又不会做苦工,顶多动动脑子而已。睡了这么多天,再不活动一下脑筋就要生锈了呢。”对于埃尔的担心,罗拉娜蛮不在乎地说道。

虽然少女脸上表现出一副想要认真工作努力奉献的样子,但埃尔隐约觉得她答应加入进来,纯粹是想看某些人的笑话。

站在雷纳德自己的立场上,他很难拒绝族人对于自己善意的支持,又无法说服他们发扬风格牺牲小我成全大家……于是罗拉娜借由埃尔之口,帮他找到了一条看似可行的方案。其实说穿了并不复杂,雷纳德只需要向自己的族人表明流亡者方面打算放弃的意图,同时告诉他们另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

流亡者和南方军所达成的停战协议并未包括洛克家族,当流亡者离开之后,德莱尔率领的南方军立刻就会卷土重来。到那个时候……米哈伦少爷可还坚强的活着呢!

于是当罗拉娜在会议上彬彬有礼地向大家做完自我介绍没过多久,就欣慰地看到雷纳德带着诚惶诚恐的老管家杜克闯了进来,义正辞严地要求加入流亡者队伍。

“我们之前与南方军的停战协定确实没有考虑到洛克家族的问题,因为在那个时候我们已经征得了贵家主雷纳德先生的同意,并没有考虑到你们还会有不同意见,实在是非常抱歉。”蒂雅娜隐晦地瞄了一眼坐在自己身边露出标准笑容的罗拉娜,不着痕迹地转变了口风。

“应该说抱歉的是我们才对,兰斯塔特女士,我想您也知道,洛克家族刚刚经历了惨痛的灾难,大家的情绪都有些失态,现在不会再有问题了。”老杜克满脸羞愧地叹着气说道,和昨天站在墙头摇旗呐喊的时候判若两人。

“北方的威胁依然严峻,我们已经决定,明天早上就继续出发,不知道洛克家族能不能来得及收拾行装?”蒂雅娜语气平静地问道。

“什么?明天早上就出发?兰斯塔特女士,一个晚上的时间根本不够啊……”老杜克听到这话顿时脸色大变,洛克家族家大业大,举族搬迁哪有这么容易?

“那就是你们的问题了,这个时间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埃尔冷哼一声嗤笑道。(去读读om)(江苏)

汕头华美医院有哪些医生
合肥长淮医院专家号
吉林哪所医院看银屑病效果最好
南充治疗牛皮癣的医生
哈尔滨什么医院治男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