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随身带个侏罗纪 第八百六十三章 上坟 推广小养殖场

2020-01-16 18:08: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随身带个侏罗纪 第八百六十三章 上坟 推广小养殖场

一滴水要想不被找出来,最好的办法是融进大海里。

一个人干的某一件坏事要想不被人特别的注意,那就多干一些坏事,以达到掩盖自己最想干的那件坏事的目的。

这逻辑完全没问题。

古人说得好:虱多不痒,债多不愁。

有的事情发生的多了,自然大家就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

想到这里,已经快飞到了三岔河的燕飞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以前我真是太保守,太自律,太低调了!从能到处乱飞到现在,这都好几年了,竟然还没有让岛国人习惯丢东西这种事儿,真是太惭愧了!

带着这种深深的自责,燕飞又飞到了徐小燕家的院子上方,想看看晚上媳妇还有没有睡觉。虽然刚分开,但是这种偷看的感觉……嗯,感觉很好!

结果到了院子里,就看到徐家大姐正在拿打火机点一根长长的线香,旁边就是挂好的一大挂鞭炮。堂屋门里边,一家子都在看着她,等着她点了鞭炮再睡觉。

徐小燕和徐月早就捂好了耳朵,徐妈妈正在唠叨:“老头子你就不会去放个炮,非得让大妮儿放!”

徐老头一脸不忿地反驳:“她现在多练练有好处,反正我看她找的那对象,也不是个敢放炮的!”

“我看那孩子不错,怪听大妮儿的话。”这老两口现在年纪越来越大,徐妈妈也敢于反驳老头了。

“那是够听话的。”徐老头阴阳怪气地说道。“比养的闺女都听话。以后生了闺女儿子,都未必有这个乖……”

……

燕飞听了两句没等鞭炮响起,就赶紧飞走了。

半夜路上没什么人,随便找个地方开了车就往河心岛上赶。

刚开到竹林旁边,就见到一大群人都站在竹林边。刚一下车,就听到小燕超的声音:“哥你快点,我们都等着你放炮呢!快点快点……”

燕文海也笑眯眯地催促:“赶紧过来吧,要不是看见你的车灯,我们都放完睡觉去了。”

燕飞看着老爸一边说话,一边给自己递眼神让自己老妈,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但是这半夜时分,一群人为了防止太惊动戚老师,放鞭炮选择的地方离后边住的地方老远,只有兽园那边的灯光,和西边大棚上的灯光能照过来——要是换个眼神不好的,真看不清他一直在那挤眉弄眼的。

燕飞早有准备,虽然老妈这几天是逼得自己没处躲,可是老妈就是老妈。自己下午一跑到现在,要是不给个说法,估计老妈能整个过年都不搭理自己。

“妈你看,我出去跑着玩,正好看见路上有个小盒子,捡起来一看,居然是块手表。”燕飞伸手往兜里一摸,又开始满嘴胡扯起来。

“呵呵!”林秀梅冷笑。“你可真会捡,要不你再出去跑半天,赶紧再捡一块回来,给你爸也换块新的?”

燕文海正准备打圆场,就见燕飞仿佛就等着这句话一样,伸手一翻,又一块手表出现:“妈你真是神机妙算,我还准备留一块自己戴的。你都猜出来是捡了两块,这两块还差不多,在大城市里这都叫情侣款。老爸你可捡便宜了,要不是这样,我都准备自己戴的……”

小燕超在旁上窜下蹦:“还有吗还有吗?我也要我也要……”

只不过他再次被无视了。

燕文海美滋滋地接过手表:“我看看,好家伙,牌子不错啊!现在人可真讲究,弄两块差不多的手表,一大一小,就叫情侣款。还真挺适合我和你妈,秀梅你不是试试?咱儿子可比我大发,这可是世界名牌,正宗的进口货。比我以前给你买的那块旧的贵多了,一块能买那好几千块……”

燕飞在旁装傻:“这么贵,看来下次开车一定得更慢点,多看着路。”

父子俩一唱一和的,旁边还有刘进学老高他们一大群人,林秀梅也不好继续板着脸。再看那块手表在远处的灯光照射下,一闪一闪亮晶晶的,忍不住就伸手拿了过来,往手上一套,还挺合适……

燕飞看她戴上手表,知道下午到现在跑出去这阵子的事儿,已经不会有人再问。当即从兜里一摸,摸出来个防风打火机,走到鞭炮旁点燃了鞭炮。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起,两声极其不满的鹰啼声和几声虎吼熊叫声传来。很显然,对于在兽园旁边半夜放鞭炮这事儿,它们是相当的不满。

但是小燕超刚才都被无视了,何况是它们。

燕飞点完鞭炮就笑呵呵地喊道:“走了走了,睡觉睡觉去!”

……

大年初一的早上照三岔河乡这片的规矩,照例是上坟。

燕文海起来的时候,看到燕飞已经开始了‘打纸钱’——就是把黄纸放下边,用钞票在上面放好,然后使劲拍几下,表示这些黄纸已经变成了纸钱。

往常都是用的百元大钞,但是燕文海看了一眼燕飞,就忍不住瞪眼:“你这是胡闹是吧?这都是什么都能打?”

燕飞笑呵呵地:“没事,我准备的多。万一我爷想出去串个远门,我这是给他准备的外汇。你看这是霉金,殴元,香江币,岛国元……放心,最多的肯定是咱们的,这些就是个备用。”

种类是真多,花花绿绿的什么都有。说实话有的燕飞也不认识——都是打劫人家金库顺便捡的,鬼知道都是哪国的。

燕文海都懒得搭理他了,其实心里都知道,这也就是个心情。

如果真有地府,估计现在那里通货膨胀的绝对是已经鬼不聊生——现在出了印好的冥币,一张都是几亿元的。以前都是用黄纸‘打’的纸钱,额度最高一百,现在这几亿几亿的,涨的也太厉害了。

燕飞忙活完,就开始往车上搬。准备的是真多,还有一大挂超长超长的鞭炮——特制的玩意儿,燕老板家要用的,鞭炮厂要是连这点面子都不给,就太不会做生意了。

开着车拉着一家人,几分钟的路程就到了地头。

睡得值眼都犯迷糊的燕超到了燕家的那一串祖坟后,也自觉打起了精神,没了平时的顽皮,开始帮着往坟前摆东西。

随着家庭富裕,不少人家的祖坟都开始修缮。但是燕飞这边的一直还是老样子,不过在这里种地的还有其他的亲戚,平时都会照看。所以虽然没有像别家弄一圈矮墙,但是坟前的两棵柏树长势喜人,几个坟都变得大了好几圈。

点燃了所有的纸钱,还给周边其他的坟前都放了一叠——这也是老规矩,哪怕是一些孤坟,都会放上一些。大概是想远亲不如近邻,毕竟是挨着自家先辈的邻居,总要都照顾一些。

鞭炮点燃,噼里啪啦地鞭炮声在田野上显得并没那么响亮。远处还有阵阵回音,夹杂着其他的鞭炮声,让整个田野上都多了几分肃杀。

鞭炮声停,小燕超就熟练地开始挨个跪着磕头,嘴里念念有词,喊着爷爷奶奶老爷老奶来拿钱。燕飞则是跟在他旁边,和他一样念念有词。

这是不知道多少年留下来的习俗,一场祭拜仪式下来,让活着的人更好珍惜生活。

等最后燕飞海夫妇起来,四个人陡然身上都放松了下来。

燕文海露出个不太自然的笑容:“好了,收拾东西,走吧!”

燕超闻言立刻迫不及待地抓起了一个大苹果,在身上一层就开始啃:“爷你们都吃过了,可该我吃了啊!记得保佑我考试考好点,让我快点长高,还有给我妈托个梦,让她别收我零花钱……”

最后一句声音有点小,嘟囔的声音也就自己能听见,何况嘴里还有苹果,爸妈可都听不清。但是燕飞听见了,不过懒得理他——他这愿望是终究实现不了的,因为燕飞小时候也从来没把自己的压岁钱暖热乎过,基本进了口袋转眼就得变没。

大年初一是什么活都能干的,只能到处溜达着玩或者看电视。不过现在规矩都没那么严了,至少是让串门了——在之前是串门都不让的。

接下来初二开始,就是各种串亲访友。一直到元宵节前,只要不忙你就可以这么到处转。

对于小孩儿们来说,这是最幸福的一段时光,除了初一上坟这一会儿不能捣乱,其他时间可是自由的很。从大年三十中午放过鞭炮,一直到初五,这几天可以尽情造作,不怕挨打。

熊孩子们是记吃不记打的,这几天都是变着法的撒欢,或者叫找揍。因为父母这几天不揍他们,不代表不会给他们记账,等过了初五,恭喜他们,他们只要还不收敛,立刻就会迎来男单女单以及男女混合双打。

等到初六开始,所有的舞龙舞狮队开始热闹开来。

因为三岔河名气的扩大,附近已经有人到这一天赶过来看热闹。所有的传统节目,包括一些以前都快断了的节目,都在三岔河这里重现踪影。

张海洋这几天没事的时候,也和场里的人到处出去转转,熟悉这里的民风民俗。其余的时间就开始推广的小养殖场计划,根据场里的人了解的情况,开始计划第一波的推广。

本来这个计划是准备到了元宵节前再宣布的,但是因为燕飞还要去参加电影开幕式,所以张海洋把计划提前到了初六这一天。

正好这一天也是街上各种商店开门的日子,开张大吉嘛!

等张海洋把选定的几个目标村的人给召集起来,就开始讲她的小养殖场发展计划。

其实乡里也有一家养牛四五头的,但是也就这样了。终究不成规模,而且一旦养牛超过两头,家里感觉就格外忙,清理粪便准备饲料等等,觉得活多的不是一点两点。

说到底还是养殖的方式问题,养殖场的话牛棚是设计好的,而家里养牛的,都是在自家院子里弄个棚子或者一间单独的房子。因为地方问题,注定了清理粪便等都不方便,而且还满院子里脏兮兮的。

这也算是乡里人的局限性,因为一来养牛两头以上的话,无论是自家养的那点殖蚯蚓还是种植的双孢菇,牛粪都够用的。既然又多重选择,而且比单独养太多牛还好管理,怎么选择都不傻。

结果现在别的乡大大小小的小养殖场越来越多,三岔河乡则是一直发展多重经营,没有什么上点规模的小养殖场。

张海洋推广的方式是以村或者几乎联合起来为集体,建立一个集体的小养殖场。当然如果有人单独挑头的话,那肯定就更欢迎。

因为怕管理不好,前期召集的人都不多,都是平时名声不错,比较实在还能干的一些养牛户。比如田大富田大壮几个最早养牛的,以及小关庄,西边庄子上,上林村老燕庄的一些特别靠谱的人。

燕飞和黑子几个人就在隔壁的另一个办公室里坐着,这可是张海洋第一次组织的规模化管理模式推广。如果这一次成功,以后她再做什么事情基本都可以放心了。

换到别的地方,新来个空降领导,就掌控局势没有足够的时间根本不行。但是这里是三岔河乡,养牛场的招牌就已经足够,张海洋只要背后还有这块招牌,她的推广就不会冷场。

而让张海洋和隔壁一帮人哭笑不得的是,这帮来听张海洋讲小养殖场的人,在听完了之后,没有一个人去问管理方面遇到什么问题怎么办?也没人问她说的集中养殖,对疫病防治等方面的各种优势。

所有人就简简单单的一个问题:“张经理,这个事儿,燕老板知道不?”

多淳朴的话啊!

讲的口吐白沫的张海洋当时就差点吐血。还好,还有以田大富为首的那几个年轻人,他们一直在努力做着笔记,虽然看他们一脸迷糊,可能很多的东西不明白,甚至还有两哥们的‘会议记录’夹杂着拼音,但是好歹证明,她的这小半天讲的东西,有人在认真听。

等到张海洋无力地表示,自己做什么不可能燕老板不知道,是他也支持的。于是所有人都表示,那你说一个小养殖场养多少头牛吧?我们回去找地方先建垒个牛棚出来……

隔壁的燕飞听到这里,终于可以松口气,准备行囊去霉国祸祸……参加电影开幕式了!

温州市瓯海区茶山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预约挂号
石家庄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桂林白癜风治好费用
青岛专业治白癜风医院
张家口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分享到: